摘要:声网实时音视频技术为线上直播保驾护航

疫情下直播流量陡增,实时音视频技术如何应对?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ifenxi

调研 | 冯伟 韩咲 撰写 | 冯伟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持续了两个月。为了降低因人群大规模聚集而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各地政府的延迟复工政策给很大一部分人放了一个漫长的寒假。在这个特殊的假期里,人们开始习惯长时间居家生活,“宅”经济也应运而生,包括视频网站、短视频社交平台、在线教育平台、远程办公工具在内的线上“娱乐+教育+工作”的组合就成为人们得以消磨时间、填充精神生活、增强知识技能、开展公司业务的重要途径。

但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问题随之出现,那就是线下的人群聚集被消除了,线上的流量爆炸却出现了。比如,2月3日,当全国不少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时,但钉钉、企业微信等远程办公工具却出现不同程度的宕机。2月16日晚间,视频网站爱奇艺也出现大范围崩溃现象,网页、安卓和IOS客户端均无法正常播放视频。整个2月份到3月初,在线教育平台学习通APP更是多次出现网络崩溃。这些频繁的服务器宕机事件不断引发网友吐槽。可以看出,对于疫情期间线上流量的陡增,相当一部分互联网企业显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无论是钉钉、企业微信这类远程办公工具,还是爱奇艺这种在线视频网站,视频传输过程毫无疑问是其网络频繁崩溃的“罪魁祸首”。因此,在疫情期间,音视频及网络技术的可靠性,是视频网站、短视频社交平台、在线教育平台和远程办公工具等在线视频平台保证业务连续性、提升用户信任度和粘性的重要前提。

此外,不同应用场景对于音视频技术的要求也截然不同。在线课堂、互动直播、企业远程音视频会议等对实时性要求较高的场景,对于音视频技术的实时性也提出了较高要求,实时音视频(RTC)技术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目前,在线视频平台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有两种实现模式,一是投入专门的研发团队进行自研,二是引入第三方技术提供商来提供技术支撑。相比之下,可靠的第三方技术提供商由于拥有专属网络资源、核心网络技术及音视频转码技术,同时具备丰富的处理网络突增流量的经验,往往比平台自研技术更加能够应对疫情期间网络流量突增带来的运维难题。

作为国内领先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提供商,声网Agora在疫情期间为新东方、好未来、VIPKID、松鼠AI、陌陌、花椒直播、bilibili、饭局狼人杀、阿里健康、春雨医生等客户提供实时音视频云服务,覆盖在线教育、在线文娱、在线医疗等行业领域,有效保证了这类客户在疫情期间业务的连续性和可靠性。

疫情下直播流量陡增,实时音视频技术如何应对?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ifenxi

近日,爱分析专访声网Agora合伙人&市场运营副总裁曹璐,就声网Agora在疫情期间的业务对策、对客户提供的具体服务、声网自身的市场定位,以及对未来市场趋势的判断进行了深入的访谈,现将精彩内容摘取如下。

疫情下直播流量陡增,实时音视频技术如何应对?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ifenxi

网络流量陡增,声网如何成功应对疫情“大考”?

爱分析:近期的新冠疫情对声网的实时音视频(RTC)业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曹璐:疫情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流量的陡增,另一方面是成本的上升。

首先,流量的陡增对我们保持网络的稳定,保持服务器不崩、不宕机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我们一直以来比较骄傲的一点,就是从成立至今的6年多时间内,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全网事故。而在疫情期间,我们的日均访问时长达到了15.6亿分钟,相比于疫情前的8亿多分钟接近翻了一番。在特定的对音视频具有硬需求的行业,比如在线教育,峰值是原来的7倍,在线办公峰值是原来的10倍,增幅是非常巨大的。另外,视频娱乐、社交、游戏等行业的访问时长增长也十分明显,峰值基本上翻番。所以,访问时长的增长对我们的压力是很大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成功扛住了。

其次,成本的上升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事实上,声网每年11月就会开始储备春节假期的服务器和带宽资源。按照惯例,春节的增量往往来自于文娱领域的自然增长,一般不会超过100%。但今年由于疫情,除了文娱之外,在线教育、在线办公都有陡增。在资源紧张、IDC数据中心机房封网、延迟复工的情况下,声网团队最终凭借历年积累的供应商关系,采购到了服务器,并且排除困难进入IDC机房。不过,相比于平时,这些紧急资源的平均单位成本上涨了5倍。

所以,总体来看,我们在疫情期间在技术上、成本上都顶住了压力,保证了我们既不限流,也不降低服务质量,从而在这个特殊时期,为对实时音视频有需求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了帮助,实现了我们的价值。

爱分析:疫情期间,声网是通过哪些方面的努力来保证网络服务的稳定性的?

曹璐: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大网,也就是SD-RTN,有能力来支撑这么大的网络流量。我们的SD-RTN大网和CDN网络不太一样,是完全为实时传输设计的,其中包含一些网络调度的算法,具有很强的弹性和可扩展性,而且在设计之初就已经考虑到了要具备支撑日常峰值流量10倍以上的负载。而且,我们大网的规模和承载量一直都是很高的,平时上面支撑着超过15万个应用。因此,疫情期间访问量的巨大增长,放到我们的大网里面,是完全可以承载的。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团队在这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像陌陌、狼人杀这些社交娱乐平台都是我们的客户,他们都是在一夜之间就火了起来,流量也是在短时间内陡增。为了应对这种流量陡增的措施,我们早就在内部演练过很多次。因此,这次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就有了充足的经验和预案来应对。

爱分析:大网中的这15万个应用是怎么来的?

曹璐:这些应用都来自我们的客户,覆盖10余个行业,100余种场景。包括在线教育、社交娱乐、视频会议、金融保险、政企服务、IOT、AR/VR、在线医疗等。

举例来说,做社交娱乐平台的创业公司更关注的是产品的玩法和运营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比较倾向于采用我们这样的第三方厂商来提供技术支撑,那么可以在确保实时音视频质量的同时,集中精力做他们最擅长的方式,而不用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去做他们本来就不擅长的RTC技术。

所以为什么我们的应用数量这么大,最核心的原因是我们可以提供非常高质量以及接入便捷的SDK,在疫情期间,声网依旧能够保证提供稳定服务。我们在在线教育、社交娱乐领域等行业的市场占有率都是非常高的,能够达到70%到80%,基本上市面上能够看到的主流社交娱乐平台和教育平台都选用声网的RTC技术服务,比如陌陌、斗鱼、虎牙、抖音、新东方、晓黑板等。

爱分析:如何定义RTC技术的应用场景?它能够做到的最低延迟是多少?

曹璐:RTC的应用场景主要是需要人与人进行强互动沟通的场景,比如在线教育行业的线上课堂、远程办公领域的远程音视频会议、游戏的连麦开黑,人们在这些场景中都需要进行毫秒级别的实时互动,如果延迟过长,则无法进行正常沟通。这类场景需要的是RTC技术,声网的划分方式是,低于400ms叫做实时,在此基础下人能够基本无感知延迟,进行如线下般的顺畅沟通。而声网实时音视频SDK提供的服务全网延迟中位数为76ms,保证99.99%的服务可用性。

但是在实时直播的场景中,还有几种不同的情况,比如我们通常来评价音视频体验的两个常用指标,即清晰度和流畅度,在不同场景会需要做不同的trade off。在远程音视频会议中,首先要考虑的是流畅度,要求互相对话不发生卡顿,能够听清楚对方的讲话,但对清晰度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但是在抖音、斗鱼、陌陌这些社交平台的在线直播中,主播的要求是清晰度要高,能够看清楚脸或者妆容,能够让粉丝追捧,对于流畅度的要求会相对视频会议略低一点。

还有另一类直播场景,不需要很强的互动性,对延迟的要求就会比较宽松。比如晚会直播、大型体育赛事直播,延迟通常会在5秒以上,具体延迟时间根据网络条件和技术解决方案来决定。CDN技术一般更适合解决这类应用场景。声网的划分方式是,在400-800毫秒之间,叫做超低延时,事实上是用户是有感知的;800毫秒-3秒之间叫超低延时CDN,大于3秒是普通CDN。事实上,有些特殊场合,考虑到直播内容的合规性,会有更长延迟,这个就不放到技术类别中来讨论。

“专注PaaS、不做SaaS”的声网,如何助推教育、医疗和办公线上转型?

爱分析:针对教育行业客户,声网在疫情期间提供了哪些服务?

曹璐:疫情爆发后,许多线下的教培机构有几个月都不能正常上课。但是学生都交了学费,于是有的家长甚至会要求机构来退费,这对教培机构的现金流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所以,他们必须能够找到一个能让他们在线上开课的工具或平台。

为了帮助这些教培机构渡过难关,我们基于RTC提供了非常多的服务。比如,在疫情期间,我们和新东方续写合作,在七天之内帮助新东方将其旗下80多个分校和子机构、上百万线下师生搬到线上“新东方云教室”。事实上,双方于2018年就正式开始进行技术对接、集成,声网也是新东方直播实时音视频部分的唯一技术提供商。

爱分析:为了满足在线教育行业的不同授课场景,声网如何提供足够可靠的技术支撑和足够丰富的功能模块?

曹璐:我们声网对自己的定位是非常清晰的,就是我们是一个PaaS平台,是一个面向开发者的技术平台。在帮助线下教培机构去做线上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提供的是最稳定和可靠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支撑。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教培机构会面临两个难点,一个是如何形成完备的线上课程方案,另一个是如何实现理念的转变。

首先是线上课程方案的搭建。大部分线下教培机构都是没有软件开发能力的,所以更希望去寻找一个一站式的在线教学平台,里面除了我们的音视频模块之外,还需要包括各类实时互动、答题、课件、备课、排课、约课等教学相关的功能模块,甚至还会考虑增加线上社区的功能,从而让老师和学生之间有一些更好的沟通,从而保持用户的活跃度。但是,这里面有很多功能是我们并不希望专注去做的,那么我们就会联合一些SaaS公司一起去做。比如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就和南京伯索、保利威、学点云、百家云等企业进行了紧密合作,为教育机构提供服务。

其次是理念的转变。线上课程与原来的线下课程,他们的产品设计、运营方式和教学理念的差别是非常大的。如何将原来大家已经熟悉的线下模式转变为线上模式,对于平台运营方,以及老师、学生,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而我们声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就是保证在线课程的实时性和流畅性,从而让课堂正常的进行下去。

爱分析:远程办公是疫情期间非常热的一个话题,声网是否也有切入这个领域?

曹璐:疫情期间,远程办公的需求确实是爆发式增长,但是远程办公市场其实大部分的是由SaaS公司来做。客户有远程办公需求的话,一般也是直接去找SaaS公司。而我们声网一直以来的定位是不做SaaS,只做PaaS,专注提供高质量的实时音视PaaS,让app、Saas都可以随取随用。所以,我们在远程办公领域中的定位,是作为一项核心技术模块嵌入远程办公SaaS平台的工作流中。比如我们为云之家、WPS、柚子会议等多家远程办公/视频会议公司提供稳定可靠、高质高效的远程视频协作解决方案。

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在远程办公领域的服务方式主要有两种。针对有开发能力的客户,我们直接提供我们的PaaS产品,由客户来集成我们的PaaS。针对没有开发能力的客户,我们会将ISV、SaaS、SI还有个人开发者都作为合作伙伴,为其提供底层的技术支撑,共同去服务客户。

爱分析:疫情期间,声网为在线医疗行业提供了哪些支持?

曹璐:医疗行业在中国一直属于一个发展比较平稳的一个行业,以公立医院和线下模式为主,线上医疗还远远不是主流。但是疫情期间,我们联合了很多在线医疗平台,比如好大夫在线、玄关视讯通、1药网等,一起为政府和各类医疗机构做了很多公益性项目。

这些项目都是以免费的在线义诊为主,主要价值是为了避免疫情期间患者集中到医院就诊产生的交叉感染。其中,好大夫在线义诊为公众提供7*24小时免费答疑。包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等相关问题。声网为好大夫在线1对1远程视频问诊提供实时音视频技术支持,包括APP端和小程序,方便用户的使用。1药网在疫情期间紧急开辟面向武汉的免费线上问诊通道,并于1月24日宣布将“在线免费问诊”范围扩展至湖北省。其中视频问诊、电子处方和远程买药等线上功能均由声网提供实时音视频技术支持。

从PaaS走向aPaaS,低代码工具和平台让通用业务场景实现更敏捷

爱分析:刚才您讲到声网的定位是提供PaaS平台,对于客户业务层面的功能,比如在线教育行业的课件、答题等场景,更多的是联合SaaS公司和ISV来一起提供。但是行业之间也存在一些通用、高频的业务场景,声网是否会去满足这部分场景?

曹璐: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们通常的认知里平台从底层往上大致可分为IaaS、PaaS、和SaaS,过去这三者的定位和界限非常清晰,现在平台间越来越多渗透界限开始有些模糊。比如有些IaaS厂商也会推出PaaS类产品,有些PaaS厂商也开始推出SaaS产品等。对声网来说,我们定位从来都是非常清晰的,就是是长期专注于PaaS,实时互动的PaaS平台。

在这个PaaS平台内部,底层是软件定义实时网SD-RTN,往上是我们的SDK和API,在往上是针对不同行业的解决方案、工具和应用。比如,在社交场景方面,我们为开发者提供针对二三十种细分场景的低代码demo,比如语音聊天室,我们把构建语音聊天室场景的所有功能模块和API都打包好,开发者只需要做简单的代码整合,加上必要的UI定制、API设置修改等,就可以更快、更低成本地实现相应的业务场景。

这些场景中,有些模块不是我们自己平台提供的能力,我们会引入合作伙伴的能力或者由客户自己来完成,比如在线教育课堂中的课件、白板等功能。

建立多层次生态合作体系,专业性是核心竞争优势

爱分析:声网的获客模式是怎样的?

曹璐:从根本上,我们都是从客户和开发者的需求出发,通过价值来去打动他们。

我们构建全球的开发者社区,为社区中的开发者赋能,给他们提供最简单易用又质量的实时互动API,比如我们是社区中最早提供Flutter RTC SDK的平台,比如我们全球第一个提出给开发者每月10000万分钟免费使用,这些不仅仅让开发者选择我们,还被很多业内其他类似平台效仿;另外,针对在线教育、社交娱乐、游戏、视频会议等这些我们的最主要的客群,我们也会有专门的销售服务团队来帮助客户构建他们需要的实时互动场景,我们的团队和客户的团队坐在一起进行开发是很经常的事情。

针对政府、大型企业等相对传统领域,我们很多情况会联合渠道、系统集成商等生态合作伙伴一道服务客户。

爱分析:声网的合作伙伴可以分为哪几种类型?

曹璐:目前我们有超过50家合作伙伴,主要分为5种类型。

第一类是平台战略合作伙伴,比如Unity3D和Cocos,双方SDK完成深集成或我们入驻他们的应用商城。开发者基于它们平台开发游戏的时候,可以直接调取我们的SDK,来实现游戏里面的音视频功能。

第二类是渠道销售合作伙伴,比如金山云、UCloud等等。双方在和客户沟通时,会根据客户需求推荐各自的产品和服务。

第三类是集成开发合作伙伴,包括各类系统集成商和开发团队等。有一些客户的研发能力比较弱,希望能够找到这类伙伴帮助他们快速即成,那么我们就会帮助推荐这类合作伙伴来帮他们进行开发。

第四类是产品技术合作伙伴,比如针对在线教育场景中的白板,再比如社交场景中的美颜动态贴纸,鉴黄等等,我们与相应的技术提供商做产品技术上的深度整合,一起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第五类是SaaS和硬件类合作伙伴,双方也可以共同为客户提供联合解决方案。

爱分析:从公司层面来说,声网这类第三方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提供商的不可替代性体现在什么地方?未来其他领域的厂商是否也会做类似的技术?

曹璐:RTC可以说是由声网开创的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在技术研发上的持续投入并推出引领行业的技术和产品,我们在长期服务客户和开发者带来的行业经验,以及经过时间打磨出来的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深度,都是至关重要的。

对比中美的情况,我们会发现美国的企业或者开发者普遍对于第三方专业厂商的信任度很高,他们相信其在专业领域的价值,不会自己重复造轮子。中国也在逐渐向美国的专业化靠拢,但应该还需要比较长时间才能达到根本的认知改变。

其实在很多领域的企业,比如社交娱乐平台,如果引入声网这样的专业技术提供商,就完全不需要养一个几百人的音视频技术团队,就能将精力聚焦在拉新、转化和用户增长上面,这个就是专业厂商的价值。所以,未来我们一方面需要持续保持技术和产品领先,为用户创造并让他们认可我们所创造的专业价值,相信声网就能够始终保持在整个市场中的领导力和竞争力。

联系我们

疫情下直播流量陡增,实时音视频技术如何应对?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ifenxi
疫情下直播流量陡增,实时音视频技术如何应对?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if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