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互联网+基层医疗”的践行者

“互联网+”医疗下沉基层不易,有何良策?| 爱分析访谈-ifenxi

调研 | 晴空 文奕 撰写 | 文奕

一直以来,人才、设备、人们的就医观念,是制约基层医疗卫生发展的“三座大山”。新医改历经十年的发展,国家大力的投入使得基层医疗机构的设备配置得到很大的提升;随着经济水平的进步以及不断的健康知识普及,老百姓的医疗消费观念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但人才这座“大山”却久久压在基层医疗的身上。

目前,基层医生普遍学历低、年龄小,大部分都是中专专科毕业,诊疗技术和诊疗经验明显不足。过去线下的医疗培训班往往商业化气息重,教育内容和培训讲师的质量都很低。基层医生希望学习新理念、新技术,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但是获取高水平知识的渠道非常有限。因此,基层医疗的医生教育亟待突破。

云鹊医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以赋能基层医生为初心,通过在线医学教育培训、居民健康管理等方式,提升基层医生诊疗水平,从而使居民在家门口就能找到好医生。

成立仅三年多,云鹊医覆盖的基层医务工作人员数量就达到了180万人,分布在31个省,38万多家医疗机构,并逐渐成为全国最大的基层医生教育平台。

“互联网+”医疗下沉基层不易,有何良策?| 爱分析访谈-ifenxi

基层医生教育市场空缺,云鹊医布局“互联网+基层医疗”

根据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新医改至今,医院诊疗人次占总诊疗人次的比例越来越大,而基层医疗诊疗人次占总诊疗人次的比重越来越小。分级诊疗政策推行多年来始终不畅,根本原因在于基层优质医疗资源的匮乏。

“互联网+”医疗下沉基层不易,有何良策?| 爱分析访谈-ifenxi

数据来源:wind,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近年来,虽然国家大力提倡“大病不出县”,但实际情况却不尽如人意。基层医院医疗资源不足,诊疗能力差,患者不愿意去,基层医生因此难以获得足够的临床实践而进步,基层也留不住好的医生,从而导致基层医院的诊疗能力更差,从此陷入负面循环。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乡镇卫生院、诊所和医务室、村卫生室等。目前我国的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共计1万多家,而基层医疗机构超过90万家。虽然基层医疗机构的诊疗人次占比逐年下滑,但仍然承担了超过50%的诊疗量,其在医疗服务中的重要作用不可忽视。

因此,为了实现分级诊疗,让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相应的疾病治疗责任,就要转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模式,强化基层医生的诊疗能力,而其中的关键点就在于把上级专家的诊疗能力传送给基层医生。

2015年是“互联网+医疗”的大年,各大互联网医疗平台崛起,一时间风起云涌。这些互联网医疗公司在各个细分赛道里抢滩布局,但是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市场,那就是“互联网+基层医疗”。

在看到基层医疗市场的空缺后,2016年,云鹊医由药明康德旗下的股权投资平台毓承资本孵化而来,通过医生教育的方式迅速、大规模地覆盖基层医生,并不断摸索出自己的商业模式。

医生教育+患者教育,两大业务线齐发展

目前,云鹊医形成了两条业务线,分别是在线医学教育培训和居民健康管理工具。

在线医学教育培训主要为基层医生提供优质医疗教育资源和培训机会。云鹊医与三甲医院的KOL专家共同设计医学课程、培训方案、课程内容,专家负责讲授,而云鹊医负责拍摄、录制及上传至云鹊医平台,主要覆盖心脑血管、呼吸、消化等慢病领域。目前在线医学教育培训的合作方和变现方主要是政府部门、医疗机构、或是药企,近期还会继续扩展提供学分发放的培训业务。

居民健康管理工具为基层医生提供线上线下联动的健康管理赋能。在家庭医生签约政策的落实过程中,基层医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云鹊医通过互联网工具,将家庭医生的居民列表批量导入平台并进行分类,将随访信息、复查要求、疫苗通知、患教漫画等内容一键群发给管理的居民,帮助医生更方便地教育患者和管理患者,在过程中与患者行程良好互动,进而也提高了基层医生对平台使用的粘性,增进了医生和平台对患者的了解,为承接各类商业机会奠定了良好基础。

承接政府筛查项目,探索商业变现之路

云鹊医与各级卫健委合作,承接了多项由政府发起的筛查项目,如心血管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脑卒中高危人群筛查和干预项目等,通过医生带患者的方式形成长期绑定,并逐渐打造云鹊医的专业品牌形象。

我国目前有高血压患者2.7亿人,脑卒中患者1300万人,冠心病患者1100万人,糖尿病患者1.1亿人,位于世界首位。其实很多慢性疾病都可以通过定期体检和筛查的方式提早防治、采取措施。我国的体检体系不够成熟且人们的体检意识薄弱,因此政府选择用早筛项目替代体检。

大量的基层居民需要慢病筛查,三级医院的医生没有时间,基层医生有时间但缺乏筛查能力。因此,通过上级医生教育基层医生,再由基层医生对基层居民进行筛查工作,是最有效率的一种方式。

在筛查项目中,云鹊医主要负责基层医生培训和辅助筛查执行。根据具体的疾病类型,云鹊医定制专项课程,为基层医生提供线上理论培训和课后考核,培训后提供筛查工具,使基层医生可以完成“傻瓜式”的筛查操作。

在云鹊医医生教育、患者管理以及筛查类项目运营体系的赋能之下,原本很难落地执行的基层筛查项目得以保质保量的落地。与此同时,云鹊医在基层的影响力也会不断提升,能够在已经逐渐起步的常见病、慢性病诊疗下沉中发挥更大的威力。

未来,在服务好当前所覆盖的180万基层医护人员的基础上,云鹊医将巩固已有的国家筛查项目和药企数字化营销等变现方式,并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医疗下沉基层不易,有何良策?| 爱分析访谈-ifenxi

近期,爱分析专访云鹊医CEO邢菲,现将精彩内容摘录如下。

邢菲,毓承资本合伙人,曾就职于美敦力公司市场/业务部;斯坦福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赋能基层,医生教育是关键

爱分析:云鹊医的发展历程?

邢菲:云鹊医2016年成立,由通和毓承(投资机构)孵化而来。2015年是互联网医疗大年,微医、平安好医生等大平台都在那个时候崛起,但基本都是服务于三级医院或是用户端患者,基层市场处于一个空白的状态。

我们认为医疗并不只是高端医疗资源供给方的问题,基层的医疗资源同样非常稀缺。因此,我们以赋能基层医生为初心。

赋能基层和赋能三级医院有很大的区别,基层医生的服务对象非常多,可以获取的资源也相对较多。基层医院的分布非常广泛,体量小但数量多,每家医院少则3个医生,多则几十个、几百个医生。中国二三甲医院加起来有7000家,而基层医院有90万家,这90万家其实是服务了大部分的居民。

赋能基层市场,最大的难点是覆盖。既然要赋能基层医生,我们就从最难的一点切入,如果能够克服最难的一点,那么就可以做成一个非常大的平台。

爱分析:为什么会选择以教育的方式赋能基层医生?

邢菲:医生教育完全符合政府想要解决的基层问题。政府推行分级诊疗已经很久了,但并不顺畅,原因在于基层医生的水平不够,基层医生可能40%都是中专水平。

因此,通过推行教育,可以非常快速的覆盖基层医生群体。政府也非常关心和支持基层医生教育,我们得以与各级的院长和卫健委合作。

爱分析:患者教育是出于怎样的考虑?重点是什么?

邢菲:患者教育主要是覆盖几大慢病领域,基层的慢病主要是心脑血管疾病,此外还有呼吸、消化、糖尿病等。在我们的平台上,目前是以八大基层慢病为核心。

我们的课程是跟领域内的权威专家一起研究开发的,虽然我们的用户群体是三四五线城市的医生,受教育水平不高,但是我们一直严格把关课程的质量,为基层医生提供有价值的教育材料。

通过教育这个模块,我们覆盖了180多万基层医生,来自于全国31个省,38万多家的医疗机构。通过一系列的项目,我们逐渐成为全国最大的基层医生教育平台,医疗资源相对充沛的前提下,我们有开展患者教育的基础。

2017年政府开始推行基层的家庭医生签约项目,基层医生需要管理很多居民和患者,但是没有很好的工具。因此,我们在开发医生教育的同时,开发了患者教育工具,为基层医生实现一对多管理。

通过云鹊医平台,帮助医生对患者进行分类,并将随访信息、复查要求、疫苗通知等内容一键群发给管理的居民。很多基层居民的教育水平不高,因此我们把很多患教知识做成漫画、音频的形式,受到居民的喜爱。因此,医生也愿意在我们的平台上管理患者。

爱分析:药明康德与云鹊医在哪些方面有业务协同?

邢菲:药明康德与云鹊医都是赋能平台,药明康德是为3000多家药企赋能,主要是赋能于上游的研发环节,而云鹊医是直接接触到居民层面。药明康德加上云鹊医,将成为一个更大的赋能平台。

爱分析:云鹊医目前覆盖的患者数量有多少?

邢菲:目前我们通过平台服务的人群大概有1500万,而通过180万基层医生覆盖的人群达到8亿人。

培训服务+执行辅助,助力政府筛查项目落地

爱分析:云鹊医目前做了很多筛查类项目,如心血管早筛、卒中早筛等,这些项目是如何与政府、药企等合作的?

邢菲:这些筛查类项目都有由政府发起的。国外有成熟的体检体系,而中国大部分的居民没有体检习惯。因此政府用筛查的方式代替国外的体检,也算是中国的一个特色。

在“健康中国”规划纲要的指导下,预防将会是国家关注的重点,因此,政府会主动推行筛查项目。三甲医院的医生没有时间做,基层患者多,适合做筛查,但基层医生没有标准,不知道该怎样做。云鹊医提供了一个教育平台,帮助基层医生更有效率地执行筛查项目。

爱分析:云鹊医在筛查项目中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邢菲:我们最初承接的项目是高血压筛查和心脑血管筛查,之后一步步升级服务。早期的项目中,我们主要提供培训服务。后来承接的脑卒中筛查项目,我们不仅提供培训服务,还负责筛查的执行工作。具体来看,第一步是提供基层网络,找到愿意参与筛查项目的医院,给医生培训SOP(标准作业程序);第二步为医生提供筛查工具。

目前我们正在执行一个5万人的筛查工作。项目最大的难点在于通知患者,我们的平台可以帮助医生快捷地通知患者,教育医生现场如何操作、怎么筛查,如果基层缺乏筛查工具,我们也会提供相应的设备。

爱分析:医生在经过筛查项目培训后就可以上手操作?还是需要长期的培训过程?

邢菲:首先是理论性的培训,并辅以相应的考核。在经过培训后,医生就可以使用工具进行“傻瓜式”的筛查操作。

爱分析:基层医生参与早筛项目的驱动力是什么?

邢菲:对于基层医生来说,一是完成KPI考核,二是出政绩,三是获得一些政府的经费收入。

基层市场下沉空间巨大,积极探索新业务模式

爱分析:服务于药企的方式和定位是什么?与其他数字化营销平台有什么异同之处?

邢菲:从教育板块来说,医药数字化营销的业务模式都会比较类似,都是以医生为服务对象。但是我们主要面向基层医生,基层医生和三级医院的医生在需求点上有非常大的区别。因此,从医生教育的角度来说,为药企医药营销的大体方法相同,但细节上差别很大。

同时,云鹊医和其他医药数字化营销平台最大的差别在于,我们的医生天然带患者流量,也就是家庭医生签约的患者。因此,我们的商业模式来自于医疗本身,让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沟通和联系更紧密。

爱分析:跨国药企在各种各样政策的影响下开始布局基层市场,基层成为跨国药企的目标地之一。是否对云鹊医的业务产生利好的影响?

邢菲:近几年跨国药企在基层市场的营销投入的确在加大,“4+7”带量采购等政策均是利好于基层市场。因此,我们在政策的红利下,可以在基层推动很多项目。目前我们已经在与多家药企合作,课程录制、患者教育的直播以及筛查项目等,都有药企的参与。

爱分析:药企在往基层下沉选择营销平台时关注的点有哪些?

邢菲:从药企的角度看,更关注的是平台提供的综合解决方案,医生和医疗机构资源是相辅相成的。同时,会结合平台的优势,如内容、教育、触达率、数据等。

爱分析:云鹊医未来的战略方向是什么?下一步的重点会在哪些层面?

邢菲:明年的重点是承接国家的筛查项目。未来我们希望快速复制成熟业务的同时快速推进与药企、保险公司等的创新业务。

此外,对于已经覆盖的180万基层医生,我们也将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