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面向党政军客户,做国家数据的守护者

中国电科云,党政军领域引领者 | 爱分析访谈-ifenxi

调研 | 李喆 田群 撰写 | 施尧

云计算从SMB 1.0 时代进入到to G 2.0时代,党政军成了重点客户群。中国电科云顺应时代而生,于2019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志在2.0时代后来居上。聚合资源,由内而外服务客户,将从党政军开始,与一众玩家共同逐鹿云计算市场。

近年来,数字化转型浪潮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星巴克推出“MSI我的星巴克点子”,到盒马生鲜通过地理位置精准营销,再到手表品牌“DW”重组IT架构,可口可乐全面上云,众多企业都在积极拥抱数字化转型的浪潮。

云计算作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是数字化转型浪潮中的重要一环。企业上云是顺应数字经济发展潮流,加快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提高创新能力、业务实力和发展水平的重要路径。

经过以小微企业为主要客户群的云计算1.0时代后,云计算2.0时代的上云对象主要是政府和大中型企业,这一大客户群体因为自身的特殊性,有着极高的数据保密要求,需要使用完全自主安全的IT环境,顺应这一趋势,中国电科云作为时代产物应运而生。

中国电科云成立于2019年1月,隶属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CETC,以下简称中国电科),注册资本10亿元,龙云创始人王鹏达担任公司总经理。

云计算发展至今已超过十年,国内外已经有不少业界巨头。中国电科云作为云计算领域的后来者,面向规模巨大的政企市场,如何切入市场和未来的战略路径选择,决定了其能否在云计算2.0时代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

中国电科云,党政军领域引领者 | 爱分析访谈-ifenxi

聚合优势资源,实施两步走战略

作为中国电科下属企业,中国电科云的诞生与集团已有业务布局密切相关。之前中国电科旗下主要有7家单位开展了云业务,并形成了龙云、太极云、海康云、四创云、华云、凌云、鲸云等“七朵云”并立的局面。

以整合“七朵云”优势资源作为业务切入点构建统一的云平台,打造唯一的中国电科云品牌是中国电科推动数字化转型,构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举措。

中国电科云的战略定位是“面向党政军的自主安全云、做国家数据的守护者”。这个定位不仅是为了满足中国电科内部的云计算需求,从长期来看,主要是为党政军等对自主安全需求较高的客户提供云计算的顶层设计、部署和运维全流程服务。

纵观整个战略的实施,中国电科云将采用两步走战略:

第一步,推动中国电科IT基础设施的云化,集团现有下属各级单位500多家,拥有超过17万名员工,中国电科云通过构建统一的底层基础设施和云管平台,供集团下属单位和员工使用,由此带来的收入可达十亿元以上。

第二步,打造自主安全的云平台,面向政府和军队两个主要客户群体,为客户提供全流程的云服务。基于党政军上云的巨大需求,预计到明年,中国电科云在该市场的收入规模将超过十亿元。

数据中心自研自建,打造自主安全云环境

中国电科云主要客户是党政军群体,对数据有极高的保密要求,云平台的构建就必须实现国产化,保证为客户提供自主安全云。

中国电科云,党政军领域引领者 | 爱分析访谈-ifenxi

不同于业界通常提到的云计算IaaS、PaaS、SaaS三层架构,基于党政军客户的实际需求,中国电科云着力打造One系列四大产品,以及为党政军客户核心业务定制的N+解决方案。

One Stack,基于国产的软硬件架构进行优化,使用国产的CPU和操作系统搭建而成,与多个国产化硬件及软件深度适配。目前,中国电科云已经在上海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基于申威服务器的全国产化数据中心。

One Security,源于等保,严于等保,在等保要求的基础上进行了加固,通过引入国产密码技术、区块链技术,打造内生安全的云。

One Data,相当于数据央行,运营党政军核心数据,保证数据安全。

One Cloud,云计算2.0时代是多云生态,通过One Cloud,为用户提供兼容异构的混合云管能力。

由此可见,中国电科云的产品体系或许和其他云计算企业并无太大区别,但在具体的硬件和操作系统选择上,完全是国产设备,并且可以深入到硬件设计和操作系统开发层面进行深度适配,提供精细的个性化解决方案,满足客户的特殊需求,极大地提高了云服务的自主安全性。

紧跟集团,以党政军为重点服务对象

中国电科主要从事国家重要军民用大型电子信息系统的工程建设,重大电子装备、软件、基础元器件和功能材料的研制、生产及保障服务。作为中国电科孵化的云计算企业,中国电科云与集团的市场方向保持一致,客户群体以党政军为主。目前,中国电科云三个主要事业群分别是:军事云业群,政务云事业群和集团大客户事业群。

军事云事业群主要面向总部机关及各军种相关单位;政务云事业群主要面向地方政府和相关部委,客户的客单价从几千万元到数亿元不等;集团大客户事业群则面向国企和央企,这类客户的诉求一般是通过信息化平台促进集团资源利用率的提升。

为了进一步了解中国电科云的战略路径和公司现状,爱分析近期采访了中国电科云公司总经理王鹏达。王鹏达,龙云创始人,2019年1月起担任中国电科云公司总经理。

云计算推动数字化转型,突出国家队特色

爱分析:中国电科集团成立中国电科云的背景是什么?

王鹏达:在数字经济产业浪潮下,党和政府需要一朵云来承载国家级别的数据和信息,保证云服务的自主安全。然而,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云计算企业都是民企或外企。因此,从这样的高度来讲,中国电科集团率先垂范,成立一家云计算公司,满足党和政府的需求。

数字经济的浪潮下,中国电科也在寻求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中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就是拥有自己的平台战略,而云产品和服务一直以来都是集团大平台战略的重要抓手。我们从2013年开始做集团内部的云平台,有深厚的技术积累,因此,集团数字化转型首先就选择了进行云平台建设。

去年9月21日,中国电科就启动了战略整合,总体是三个原则:

(1)技术融合:将“七朵云”各个公司的特长技术融合到一起。

(2)人才聚合: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上海、南京、成都和合肥建立了四家分公司,用于聚合各地具有特色技术的人才。

(3)机制搞活:在企业运作方面,做好人才薪酬保障、股权激励等制度安排,目前已经吸引了来自阿里、腾讯、华为、思科、金山等业界知名企业的高级人才加入公司。

爱分析:中国电科云做云计算,您觉得跟民营企业做云计算有什么不同?

王鹏达:作为服务于党政军客户的云和大数据国家队,中国电科云融合了红色基因和互联网蓝色创新基因,既有使命担当,又参考互联网体系的股权激励、薪酬激励体系。

中国电科云的红色基因是根,蓝色基因是魂。通过红色基因服务于党政军客户,又通过蓝色基因吸收优秀人才,这是中国电科云的基因优势。我把中国电科云的特色定为自主云、安全云、云上云。

第一个特色是自主云。中国电科云是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大背景下成立的。目前市场上几乎所有服务器都使用英特尔X86架构的CPU,并部署国外商用操作系统。这导致数据中心集群都采用国外的CPU和商用操作系统,不利于国家信息安全。

为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电科云深度适配国产CPU和国产操作系统,打造国产自主安全云。今年4月,我们在上海建成了国内首个基于申威核心的全国产化数据中心。与基于英特尔CPU的服务器不同,云数据中心服务器使用申威架构芯片,操作系统使用普华操作系统,在之上构建云服务和安全监控体系。

第二个特色是安全云。我们主要服务党政军客户,客户最关注的是数据安全和设备安全。针对党政军客户上云对安全的极高要求,中国电科云从安全理念、安全体系、安全生态、安全产品等几个维度来全方位保证安全。

(1)安全理念:中国电科具备强大的红色基因,以及几十年作为军工集团形成的最高等级的安全意识。

(2)安全体系:中国电科参与了多项国家、军队、公安部等安全标准的制定,拥有最高等级的保密资质和安全体系。中国电科云作为中国电科集团安全体系的一部分,天生具有安全基因和体系能力。

(3)安全生态:中国电科云与集团内外合作伙伴一道,共同打造安全生态。

(4)安全产品:中国电科云是为海量用户交付专家级的安全能力的安全云,突破了国产密码等一系列核心关键技术,构建从物理安全、数据安全到应用安全的安全防护体系,是国内首家获得国家保密局和解放军安全测评中心双安全认证的云平台。

第三个特色是云上云。云上云是我们切入市场的商业模式。基于我们云和大数据服务国家队的定位,拥有服务党政军的相关资质,尤其在一些党政军的核心领域具有独特优势,因此我们从云和数据的运营切入,为党政军客户提供全流程的服务。

爱分析:中国电科云的商业模式具体是怎么落地的?

王鹏达:针对党政军客户日益增长的数据安全和数据保护需求,中国电科云启动 “守护者”行动,建设“三横三纵”行业公有云数据中心,服务100个城市和100个关键行业,构建“数据央行”,守护党政军客户核心数据。 我们采用平台化策略,联合合作伙伴为客户提供各类应用服务,在减少很多潜在的竞争对手的同时,做大云生态。

中国电科云定位于主要提供云和数据平台服务,合作伙伴基于我们的平台,提供各类应用服务。

原因在于,如果我们直接做应用,跟合作伙伴产生竞争的话,集团内外的合作伙伴会越来越少。反过来,通过合作伙伴采用我们的云和数据平台把应用做大,我们就可以很好地发展壮大。

中国电科下属各级企事业单位500多家,其中包括数家上市公司,包括海康威视,太极等。通过为合作伙伴提供云和数据平台,联手为客户创造价值,可以很好地支撑中国电科云的运作。

整合集团优质资源,贴合场景开发产品

爱分析:中国电科云如何分配产品研发资源?

王鹏达:在产品研发方面我们是按照业务板块来划分的。北京团队负责PaaS平台研发;上海团队侧重于IaaS平台构建;南京团队主要负责军事云解决方案的开发;成都团队负责安全云解决方案的开发。

爱分析:针对党政军客户需求,中国电科云如何提供场景化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王鹏达:从云计算的角度,一般厂商称作SaaS和PaaS,现在又多了DaaS。我们从应用的角度来看,称作共用、通用和应用,并提倡:打牢共用,整合通用,开发应用。

在共用层,主要指IDC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针对军事、公安等行业特殊的场景化需求,除了提供基于国产服务器和操作系统的云数据中心外,我们还可以提供车载移动式数据中心。在通用层,把作战指挥类、情报侦察类相关的有共性的算法模型放到通用层,将其做成组件化服务。在应用层,我们主要做成开放式应用,将应用模块抽离出来。

爱分析:数据需要在中国电科云的平台单独存储吗?

王鹏达:我们主要做数据分析的部分,坚持“不为所有、但为所用”的数据使用原则。

源数据采集后,可以放到客户自主选择的云上;整理成特定表结构之后,映射到我们的数据交换模型产品里,我们会给客户提供一个第三方的空间,这个虚拟空间里有一个单独的表空间,供客户存放映射过来的数据。

在表空间内进行二次计算后,计算结果输出给客户。这其中映射过程的效率值得关注,我们做过测试,平均映射速度为毫秒级,完全可满足规模化的商用场景。这样的模式利于保护客户的源数据隐私。

主攻To G双轮驱动实现业绩增长

爱分析:中国电科云目前的主要业务有哪些?

王鹏达:从公司定位来看,第一句话是“面向党政军的自主安全云”。 从这一句话里面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客户是党政军,主要面向党和政府部门机构,我们称为toG。同时,我们更加强调自主安全。

第二句话是“做国家数据的守护者”。目前有的省市地方政府对在现有云计算服务商的数据中心中存储数据有一定顾虑,主要是由于数据保密性要求和安全级别要求高。我们作为国家数据守护者,任务就是保障党政军的核心数据安全。

爱分析:中国电科云业务的收费模式是怎样的?

王鹏达:做国家数据的守护者不是一个收费导向的业务,业务重点在于数据的共享和交易两个方面。共享指的是数据系统给政府各委办局用,给政府各委办局使用就不提收费,称为共享。

第二个重点是交易,整个国家一体化大数据工程现在没有完全建成,正在进行试点。建成之后,最终的交易方式是把数据当成一种资产,对外进行交易。

爱分析:未来业务的增长是不是会比较稳定?

王鹏达:目前我们的业务增长很快,作为一个新成立的企业,成立至今200多天,首先还是要聚焦,第一步就是让我们的集团内部的17万员工先用上云,初步估算这个市场规模达到10亿元。

第二步,瞄准我们的党政军核心客户,快速落地,预计到明年,公司业务规模将超过10亿元。

通过集团内外客户的双轮驱动,将保证中国电科云业务在未来数年实现远超市场平均增速的增长。

市场规模保持高增速,服务好客户是核心

爱分析:除了中国电科云,还有哪些公司在做党政军市场?

王鹏达:根据信通院的报告,2018年政务云市场规模为500多亿元,2019年预测规模为600多亿元, 2020年将达到800多亿元,但是我感觉这个规模远远被低估了,因为原来的政务云就是给大家提供算力,但是现在大家更加注重提供行业解决方案。

我们的定位是主攻党政军市场,目前市场上还没有看到特别直接的竞争对手,因此从战略出发点来说,我们还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作为云和大数据服务国家队,中国电科云启动“同心圆”行动,将在3年时间内,投入30亿元基金,发展300家顶级合作伙伴,扶持3000家生态合作民营企业,培养一批30岁左右的年轻人,共同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爱分析:您觉得云计算未来的趋势会在哪?

王鹏达:随着互联网时代快速发展,特别是5G时代的来临,给云计算带来很大的的机会和挑战,客户对不仅对算力、存储、网络提出更高的需求,而且对云计算的场景化应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因此,我觉得看云计算的发展趋势,万变不离其宗的是要满足客户需求,服务好客户。to C讲的是服务终端用户,而面向企业客户的一般叫toB,我们不叫to B而叫to G。

服务to G客户的重点更多地是能够为客户解决什么实际问题。比如服务军队,就要给客户解决怎么提升战斗力的问题;服务政府客户,要解决如何让他为老百姓办事更高效更快速的问题。必须要更加贴近客户使用场景,根据使用场景,再反推我们应该提供哪些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