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三四线城市、县域地区会在2019-2020年相继爆发。

调研 | 黄勇 陈子民 

撰写 | 陈子民

社区团购风口之下,各大社区团购公司上演着愈演愈烈的跑马圈地活动。除此之外,也不乏有公司另辟蹊径,从其它角度入局。成立于2016年的订单兔选择以SaaS工具切入,不直接服务团长,转而服务缺乏IT基础设施的低线城市及县域地区团购公司,为他们提供团购相关交易工具。

订单兔成立初定位农业产品微商服务商,为它们提供订单管理工具。2017年,订单兔转型成为社区团购SaaS服务商,并在今年9月上线了面向团购公司的货源多B2B平台,形成“货源——订单兔——团购公司——团长”的服务链条。

具体而言,订单兔基于微信小程序输出两方面的服务能力。

为团购公司提供面向销售端的SaaS工具。与二、三线城市的团购公司自主研发IT基础设施不同,低线城市的中小团购公司缺乏相应IT能力,订单兔为他们提供基础的SaaS订单管理工具,功能包括拼团、秒杀、进销存管理等。团长和团购公司相互绑定,并使用订单兔在社区微信群内展开销售活动。

为团购公司对接货源。在搭建前端的SaaS工具基础之上,为了帮助团购公司更好地解决货源问题,订单兔搭建B2B平台货源多,已于今年9月上线。农户、生产商、经销商等可以将货源信息上传至货源多平台。依托此前的农业产品微商资源,目前在货源端,订单兔已经累积了3000多个SKU

订单兔未组建专门的销售团队,主要通过口碑传播及论坛宣传的形式进行获客。

CEO连杰表示,订单兔已在全国超过1100个县域地区开展业务,服务数百个小型团购公司,间接接触的团长超过一万。

未来,订单兔的营收将来自供应商商品抽佣,比例为2%。订单兔的目标是未来2-3年,其提供的产品能占团长采购比例的50%以上。

团队方面,创始人兼 CEO 连杰是清华 MBA,连续创业者。目前公司有11人,其中8人是技术团队。订单兔曾于2017年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英诺天使、飞图创投和水木清华校友基金。

关于社区团购未来的发展趋势,连杰认为有两点值得关注。

首先要关注的是社区团购在三线以下城市和县域农村的发展情况。智能手机时代,农村网民数量增长很快,同时农村消费增速也要快于城市的人群,两大因素叠加,县域农村的网购需求提升较快。

农村缺乏如便利店等零售基础设施,但同时却又有较为成熟的铁路物流设施,这使社区团购体现出一定竞争优势。订单兔以轻量SaaS切入,扩张速度更快,有望成为建设成社区团购渠道的基础设施。

其次,社区团购是流通商业的成本侧改革,其影响将是长期的,需要关注社区团购商品从生鲜逐步扩展到日用快消品的过程。社区团购由于用集中化的订单需求降低履约成本,中间层级被压缩,在成本优势下将成为稳定业态,未来除了生鲜,还将售卖各种类型的消费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