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智能汽车,大潮已来。

撰写 | 张扬

自主品牌新车企,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是一块超级大的蛋糕。国外有Tesla超250亿美元市值作为标杆,国内有长城汽车每年近百亿利润令人艳羡。

但在燃油车时代,新品牌民营主机厂想突围成功,概率极低。20年前成功了李书福,10年前成功了王传福,倒下的车企则不计其数。

进入电动车时代,汽车零部件数量缩减了2/3,国内一级供应商也日臻成熟,大幅降低了供应链管理难度。而且,经过十余年合资车企的人才培养,国内优秀的研发人才、生产工人大批出现。再加上,国家政策对于电动车的大力扶持,互联网人进行车企创业的门槛正在降低。

2年前,连续创业者沈海寅也投身智能汽车创业之中,创立智车优行。此前,沈海寅在日本做过搜索、干过杀毒。回国后,在奇虎360负责智能硬件业务。

目前智车优行的团队在京沪两地,北京负责汽车系统、智能应用等,上海是汽车工程、整车设计,两边各有近百人。

今年初,公司首款样车“奇点汽车”正式亮相。沈海寅表示,第一款量产车将采取与车企合作的模式,预计2017年底面世。

奇点汽车缔造者沈海寅:明年报价超10亿美元-爱分析

除了研发新车,智车优行另一半业务是智能汽车系统。沈海寅表示,这就类似Google,既输出安卓系统,也销售自有品牌手机Nexus。

汽车联网就算智能汽车了吗?

在思考什么是智能汽车时,沈海寅一直在对比手机时代的变革。

在功能手机时代,也可以上网、收发邮件、拍照。诺基亚甚至一度将自己定位为智能手机。但上网,诺基亚是自己研发浏览器。拍照,诺基亚有自己的摄像头、拍照软件。诺基亚将软件和硬件作为整体打包销售给用户,价格也是根据功能多少而定。

沈海寅认为,智能手机最大的变化在于硬件和软件的分离。第一,硬件可以复用。比如摄像头,除了自身拍照软件,美图秀秀、Instagram也可以调用摄像头。第二,所有软件都是可升级的。而功能机在出厂的那天起,软件就已经过期了。第三,应用商店里APP众多,满足了个性需求。

再看汽车行业。可以说,现在的车都是功能车。主机厂做用户调研、做功能研发,并按功能多寡定义价格。车载硬件也只能服务于某个功能。例如,倒车影像的摄像头只能服务于倒车,而不能另作他用。

因此,沈海寅希望抓住智能汽车的变革机遇。首先,智能汽车系统将在底层将所有硬件打通,并且将硬件共享出来,为APP调用,以催生想象空间。比如,映客、花椒完全可以接入倒车摄像头、行车记录仪摄像头,开车同时也可以做直播。

为了深度绑定硬件,沈海寅团队开发的智能汽车系统不光是纯软件,还会搭配相关硬件产品,类似于智能手机领域的安卓+高通。

智能汽车系统包括驾驶、娱乐两部分体系。驾驶系统是基于黑莓QNX进行二次开发,与苹果Carplay一样。娱乐系统则是基于安卓进行二次开发。未来平台上的开发者,也将是驾驶、娱乐两部分,而驾驶部分与开发者合作将更加紧密。

奇点汽车缔造者沈海寅:明年报价超10亿美元-爱分析

智能驾驶先搭好硬件,再升级软件

驾驶系统中,市场最为关心的模块无疑是智能驾驶。据悉,目前智能驾驶系统有三种实现路径。

第一种以Google、百度为代表,目标直指Level 4完全自动驾驶。百度无人车的目标就是去掉方向盘、刹车、油门。这种模式的弊端在于没有中间产出,无法通过获取大批用户驾驶数据迭代发展。Level 4需要考虑所有驾驶场景,为了1%的极端情况,往往需要付出很大的研发成本。

第二种以传统车企为代表,计划通过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逐步升级到自动驾驶。比如,车企会把紧急碰撞环节不断提升,把自动泊车环节不断提升。这种模式的弊端在于,ADAS是零乱场景,最终并不一定能够在自动驾驶层面融合。而且这种模式还受限于车企的产品迭代周期。

第三种路径以Tesla为代表,也是奇点汽车所采取的路径。沈海寅表示,“我们会先把硬件体系搭建好,再逐步升级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因为,只要卖出一台车,就可以收集大量驾驶数据,不断迭代软件。Tesla每天可以获取数万台车辆的驾驶数据,比Google、百度无人车数据积累速度要快很多。

据介绍,奇点汽车的自动驾驶硬件包括摄像头、毫米波雷达、超声波雷达等三套系统。

ADAS标杆企业Mobileye,目前硬件只包括摄像头和芯片,沈海寅认为这还不够。因为只靠一套摄像头,即使有99%识别率也会出现误判可能。特别是在特斯拉自动驾驶出了致死事故之后,增加不同传感器交叉验证是必须的安全保障手段。

对于自动驾驶模块是否会大幅增加汽车成本,沈海寅表示,现在的硬件都是电子元器件,成本下降速度会很快。而且自动驾驶算法是公司自主研发,所以该模块在汽车成本中占比不会很高。

除了自行研发,奇点汽车也在选择优质合作伙伴共同开拓市场。在图像识别算法上,奇点汽车已经与地平线达成合作,并且还在探索在深度学习芯片上的合作可能性。另外,公司与创始股东东方网力也在探索车载语音交互层面的合作。

轻模式研发

在汽车研发、制造层面,奇点汽车采取了较轻的模式。第一代奇点汽车的整车设计合作伙伴是阿尔特,生产环节也将通过与车企合作解决。

相比之下,蔚来汽车是100%自建团队的重模式。自建团队的优势在于项目推进速度快,缺点是不同研发企业人员文化不同、研发流程也不同,团队磨合成本较高。

通过与阿尔特配合,奇点汽车边合作边学习,正在逐步建立自有研发团队。沈海寅表示,外包虽然效率不高,但是能避免低级错误,使得汽车设计有基本保证。合作生产也是出于同样目的考虑。

研发进度层面,外界看到的还是造型样车,与量产车并不一样。奇点汽车采用的是通用汽车开发流程,目前已经进入到部分功能验证阶段。预计2017年底将有第一代奇点汽车生产出来,批量生产将是2018年。

奇点汽车缔造者沈海寅:明年报价超10亿美元-爱分析

第二代奇点汽车,沈海寅计划自主研发生产。在安徽铜陵新建的基地主要为第二代汽车生产所准备,预计2018年内完成一期建设。该生产基地总投资80亿,预计年产能20万辆。

价格亲民,发力直销

奇点汽车定价在30万元以内,扣除国补、地补之后,实际价格将在20万左右。30万的电动车在性能、品质层面大概相当于15万的燃油车,属于国内销售量最大的群体。而对于特斯拉先做超跑,从高端往低端打的路线,沈海寅认为在国内很难行通。

而且,国内动力电池目前处于产能急剧提升的阶段,未来电池价格下降空间还很大,奇点汽车定价还有下调空间。

销售模式上,互联网出身的沈海寅无疑采取直销。在部分大城市,奇点汽车将建设体验店,但更多的体验还是会通过预约试驾实现。而且中国电商体系发达,绕过4S店进行新车电商销售是必然趋势。

智能汽车对产业链影响深远

当前市场上电动汽车公司有30家之多,有些是纯电动车、有些是智能汽车。关于未来发展格局,沈海寅有着清晰的认识。

作为生产工具,比如物流车,纯电动汽车会更有优势。因为生产工具的要求就是采购成本低、维护成本低,智能与否无所谓。

作为乘用车,纯电动车和智能电动汽车区别会很大。低速乘用车市场在三、四线城市,对于成本有压低需求,适合纯电动车。而高速乘用车一定是智能汽车的天下。“试想,如果智能车和电动车只有几千元差别,用户肯定会选择智能车,”沈海寅表示。

智能汽车对于资金需求很旺盛,没有大几十亿很难造出一辆车。智车优行也保持着半年一融资的速度。明年上半年,公司将进行下一轮融资,预计报价在10亿美元以上。对此,沈海寅表示,“我们的报价不算高,一方面利于投资人决策,另一方面也给未来增长空间留有更大预期。”

对于智能车对于整个汽车行业的影响,沈海寅展望道,“智能汽车的兴起首先会革掉4S店的命,未来还将影响车后市场。”

奇点汽车缔造者沈海寅:明年报价超10亿美元-爱分析

智能汽车使得主机厂和车主之间联立了长期联系,4S店完全被绕开。车企掌握了车主所有驾驶行为数据,了解车主的行为习惯,可以提供保险、保养、停车、充电、洗车等一系列服务。也许以后卖车只是很小一部分利润,后服务才是主机厂主要利润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