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块市场是香饽饽,引得众多公司布局

金融科技出海潮已至,看ADVANCE.AI如何一马当先 | 爱分析访谈-ifenxi

国内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逐渐收紧,市场增长放缓。在此趋势下,许多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出海,转战东南亚市场。

巨大的人口福利和不断完善的金融体系让东南亚市场看上去更加诱人。

金融科技出海潮已至,看ADVANCE.AI如何一马当先 | 爱分析访谈-ifenxi

早在20168月,ADVANCE.AI(领创智信)就已经瞄准了这一市场,把ADVANCE
Guardian(
领创卫士)ADVANCE Connect (领创智连)两款产品从国内拓展至印尼。

ADVANCE Guardian (领创卫士)的客群为当地银行及互联网金融公司,运用大数据技术为金融机构提供信用评估、风控、反欺诈、eKYC等服务。

ADVANCE Connect (领创智连)为国内及印尼金融机构提供流量变现方案,筛选优质电商、运营商流量和资金方,将双方对接并为流量端提供对应信用等级的金融产品。

20185月,慧投亚州(Invested Asia)平台上线。慧投亚洲对接国内高净值人群和优质东南亚信贷资产,为这些人群提供期限短、灵活性强、收益高且安全的海外资产配置方案。

目前ADVANCE.AI(领创智信)的产品已经在人群触达、资金、风控方面形成了三大优势。

首先,产品的人群触达渠道众多,电商、服务运营商、互金公司等均有涉及。有研究显示,东南亚消费者每天在电商花费的时间达到了140分钟/人,电商行业将成为东南亚经济增长的动力。因此,以电商为主的渠道触达人群更广泛。在模型训练阶段,人群积累有助于提升模型精准度,更好地为资金方筛选优质人群。

其次,ADVANCE.AI(领创智信)出海更早,因而更早积累了以印尼本地银行为主的资金方。本地银行触达点更多,服务的人群更为广泛,这些银行可以作为标杆客户向其他本地银行拓展。

最后,风控方面的优势得益于理念借鉴和本地化团队建设。

一方面,印尼无信用历史人口众多,数据质量不高,与国内情况类似。国内的风控理念和模型被复制到印尼后能迅速帮助当地金融机构开展业务。

另一方面,ADVANCE.AI(领创智信)在印尼拥有一支近四百人的团队。本地化团队更了解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客户特点,目前已经针对各种人群特征推出了身份识别、人脸验证、多头借贷监测等风控策略。

这支团队已与多家印尼银行达成了合作,评估它们的风控模型。根据银行不同的业务线,团队提供定制化的模型优化服务。这些项目经验与风控能力相互促进,提高自身对数据和模型的理解。

金融科技出海潮已至,看ADVANCE.AI如何一马当先 | 爱分析访谈-ifenxi

近日,爱分析对ADVANCE.AI(领创智信)COO寿栋进行了访谈,寿栋详细阐述了公司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战略,现摘取部分内容如下。

国内公司纷纷出海,东南亚市场差异明显

爱分析:国内公司出海是什么时候爆发的?

寿栋:出海真正意义上的高峰是2017141号文出来之后,大批公司觉得国内业务增长有限,监管很严格。他们看到海外的机会,都听说印尼有很多公司在做fintech,所以就扎堆去那边。

从数量上来讲,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有上百家fintech公司出海。他们在印尼开展各类贷款业务,现金贷、消费贷、车贷都有。

爱分析:国内公司出海面临的监管是怎样的?

寿栋:从监管的角度来讲,大家都在积极备案。印尼的监管比较慢,所以备案需要一定时间。我们属于备案最早的那一批,2017年三四月份正式完成备案。最近我们也在积极申请牌照,但是有很多公司在排队。

印尼也有可能限制P2P公司的数量,监管机构内部已经在讨论了。监管也是不断学习,不断遵从中国的一些范例。

爱分析:印尼市场的竞争状况如何?

寿栋:肯定没有中国这么激烈,而且很多外国公司,它们不可能在印尼踩红线,还是要在监管范畴内去开展业务。所以真正在印尼有落地能力,还能跟监管建立好各种关系,然后业务能不断做起来的公司没有太多。而且中国公司也就那么多,所以整体来讲我觉得竞争谈不上很激烈。

爱分析:国内与印尼的市场环境有哪些差异?

寿栋:第一个是数据环境不一样,国内数据更完备。虽然国家现在强调隐私,但基本的身份数据都是比较完备的。在印尼身份数据可能都达不到100%的覆盖率,70%80%这样子。

第二个是基础设施,印尼的基础设施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最主要是支付。国内人口银行卡持有率很高,印尼的银行卡覆盖率可能都不到40%,有大量无卡人群。

其中还包括移动支付,国内微信支付、支付宝覆盖率高,扣款和还款都很方便。银联支付这种第三方支付公司都做得很成熟。在中国银行卡覆盖率太高了,所以基本线上可以搞定的,不需要去线下转化。

印尼不一样,第三方支付公司还没有那么完备,还款还需要走线下方式,用现金支付要去ATM或者便利店拿现金,这就造成支付上的低效。主动扣款在中国可以,在印尼扣不了。基础设施和支付的落后导致金融市场发展效率偏低,所以会影响一些数据。

如果扣款能自动完成,理论上来讲坏账率会降下来。借款人可能忘记还款,能完成自动扣款坏账率数据肯定会更好看。如果借款人走线下渠道,可能离取现或者还款的地方很远,就没有动力完成支付了。这都是基础设施落后带来的一些挑战。

爱分析:ADVANCE.AI(领创智信)是怎样应对这些挑战的?

寿栋:第一个是要认清现实,不能过高期待数据一定很漂亮。

第二个是我们在帮助印尼做基础设施改进,比如说我们会提供技术支撑。这是to B要做的事情,帮助我们合作的银行大力推展电子商务和e-wallet。银行帐户有基本的支付和结算功能就可以了,能用做消费。

爱分析:印尼本地互联网金融的公司和国内出海公司有哪些差异?

寿栋:他们的优势在于更熟悉当地市场。其次他们毕竟是本地公司,可能跟监管走的更近一些。我觉得除此之外也没有太多优势。

我觉得中国团队和海外团队,比如新加坡团队,从技术实力上来讲比当地团队更强一些。尤其中国公司都经历过2013年开始互金行业高速增长的阶段,运营手段、产品、技术都是比印尼当地公司强很多的。

而且国内公司确实很勤奋,所以我们做出来的产品上线很快,印尼团队效率很低。

印尼数据维度仍待提高,未来市场向持牌机构靠拢

爱分析:印尼人口的信用历史如何?

寿栋:征信历史是有的,只是央行征信覆盖的人群都是有卡人群,有卡人群中有借贷历史的人群就更少。有卡人群大约占总人口40%,有信用历史的人口比例是个位数,信用卡持卡人口比例是3%,征信人群覆盖率是很低的。

爱分析:除去信贷数据还有哪些关键数据源?

寿栋:印尼当地的身份数据,还有黑灰名单、运营商数据。数据源基本上和国内类似,可能社交、电商数据稍微匮乏一些。这些数据都会通过API接口或者内部搭系统去获取。

爱分析:数据源的覆盖范围有多大?

寿栋:身份数据可能有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完整度,运营商数据覆盖了四五亿的用户。印尼的银行卡比较多,人手一到两张。所以我估计能够覆盖1亿多人口。

爱分析:反欺诈业务涉及到哪些环节?

寿栋:里面大的范畴是贷前、贷中、贷后。

贷前涉及到最基本的风险识别、人脸识别、OCR,识别这个用户是不是一个真实用户。还有人脸搜索,印尼的人脸图片不是唯一的,一个名字可以对应多张照片。如果数据库同时出现两张不同的照片,但是上面是同一个名字,就可以判断出来是欺诈。

或者用户已经在数据库里面存放过一张照片了,后来换了个名字来申请贷款用的同一张照片,这一定也是欺诈。所以这些都是属于贷前的技术体系。

贷中会有多头借贷数据查询,因为平台可以积累用户数据,会有贷中多头查询的服务,查询用户在各个平台的信贷情况。如果多头借贷情况严重可能会在催收上有一些排序,在用户开始要还款的时候,平台要去调整催收策略。

贷后包括催收评分。这里面涉及到很多因素,催收策略的效果如何,历史表现怎么样,对资金方来讲也是一个指引。

爱分析:在印尼的业务主要服务对象有哪些?

寿栋:印尼本地的银行。外资银行不太容易合作。

爱分析:贷超在Advance.ai的业务体系中扮演什么角色?

寿栋:我们可以帮贷超做流量变现,把它想象成流量来源,跟电商、运营商一样。我们做中间的风控流程,然后再放给放款的投资机构。

爱分析:慧投的资产规模有多大?

寿栋:5月份到现在有三千多万美元,我们希望到明年年底能够有一亿美元。

爱分析:慧投支撑了多大的信贷规模?

寿栋:百分之二三十左右。信贷资金更大的来源是海外。

爱分析:在牌照申请方面有哪些进展?

寿栋:这块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正在积极地申请相关牌照。现在我们拿到了印尼的eKYC牌照,这是做数据业务需要的牌照,让牌照持有者识别投资人。to B业务在积极申请类似牌照,接下来可能会去申请征信类的牌照。

爱分析:印尼的金融市场环境在发生哪些变化?

寿栋:银行肯定要转型。看到中国这么多金融科技的典范,各个银行也在学。稍微先锋一点的银行,会跑到中国来和科技供应商交流,学习这套理念。事实上理念都知道,但很少有人去做,银行需要有专门的团队去帮他们落地。

爱分析:印尼对to C端业务对牌照有哪些要求?

寿栋:我觉得如果to C能拿牌照,这个机会值得去尝试,消金牌照、银行牌照、小贷牌照都有助于做信贷。如果没有牌照可能就比较难办。

未来印尼在这方面的发展趋势也会和国内类似,持牌机构才能做这些业务。

以印尼为支点开拓其他国家,市场存在巨大机遇

爱分析:其他东南亚国家和印尼有哪些差异?

寿栋:每个国家都不太一样,宗教不一样,人口不一样,历史都不一样,但是人口红利是差不多的。有些国家市场监管比较松,对创业公司是一个窗口期。越南对牌照的控制很严格,很难进入这块市场。现在除了印尼,菲律宾、泰国现在也是重点发展的市场。

爱分析:国内公司进入东南亚市场需要哪些能力?

寿栋:第一个是本地化能力。本地化团队对自己国家肯定更了解,所以我们需要了解印尼的各种政策、监管要求,要了解用户,需要有一个当地团队来支撑。本身金融业务就需要本地化团队。

第二个是协同发展能力。印尼缺少一些工程师,我们要么在国内搭建团队出来,要么跟当地运营人员沟通,这里面考验的是团队协同作战能力、管理能力、沟通能力,涉及到很多复杂的挑战。

爱分析:开拓新市场需要经历哪些过程?

寿栋:首先肯定会去调研市场,人口特征、需求、监管、政策,还有这个市场是不是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比较容易进入。

接下来要在当地搭建运营团队,申牌照。

其次要开发产品,然后做大市场,跟银行谈合作,开展和金融相关的业务。

爱分析:公司的人员构成是怎样的?

寿栋:公司全体大概500多人,国内跟国外加起来。国内有150多人,以研发为主,剩下的都是在海外。

爱分析:海外团队负责哪些业务?

寿栋:主要是客服、运营、催收、法务,还有一部分风控和负责政府关系的人员。

爱分析:领创智联未来的业务规划有哪些?

寿栋:第一块是流量端。我们现在触达的流量还不是那么多,要力争把流量这块做深。

第二块是资金端。现在合作的银行数量不够多。印尼有几百家银行,在银行数量上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爱分析:两条业务线的发展规划是否会有差异?

寿栋:我们思路就是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独立的团队去运营,以子公司的形式。从集团层面上来讲,哪家跑得快得到的支持会越多。

集团也会考虑市场实际的情况。如果市场不好,光砸钱也没有效果。所以战略上没有优先发展谁的倾向性,还是比较务实的态度。

爱分析:国内和海外业务哪一块会发展更快?

寿栋:从规模来看,如果国内金融环境更好,监管更松,肯定是国内规模大。但是我们很难预测国内市场发展的有多快。从速度上来讲,海外更快一些,规模上不好说。

爱分析:今明两年的发展策略是什么?

寿栋:我们的金融业务非常需要本地化,要根据当地的特殊政策去调整。业务不是做得越大越好,也不是做得越快越好,要结合风险去做。

爱分析:今年的预期收入规模有多大?

寿栋:7月份的时候达到了一亿,到年底应该两到三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