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少儿编程赛道的又一个参与者

人工智能的发展,毫无疑问已成为关乎国家的竞争力的战略,对应的,社会对于人工智能相关人才的培养意识也在逐渐增强。

2014年,信息技术成为浙江省高考选考科目的一员,2017年7月,国务院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更是表明“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少儿编程赛道也迎来了越来越的参与者,曾任甲骨文首席工程师的管春华,便是在2017年4月携妙小程加入少儿编程赛道,并于今年9月获得了近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进阶式课程体系,以在线形式应对编程行业高速发展

自研编程直播平台,妙小程为少儿编程教育的爆发已做好准备 | 爱分析访谈-ifenxi

教研体系的设计上,妙小程邀请美国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作为课程顾问,参考NGSS(新一代K12科学教育标准)和CSTA K12 CS standards(美国计算机教师协会K12计算机教育标准),最终于2017年下半年推出覆盖小学到高中学生的本地化课程体系。

课程内容从启蒙到高阶包含图形化编程、Python、C++以及AI人工智能,设计追剧式课程,将课程知识通过动画的形式展现,进一步引发学员学习兴趣。

考虑到在线课程的运营管理与扩张难度相对线下较低,且目前编程教育的发展速度较快,家长对在线教育的认知程度也在逐渐提升,故妙小程选择在线直播课程,采取财务模型更加健康,课程内容设计可更加丰富的小班课,以固定老师与同学的形式提供课程。

自研编程直播平台,全职教师搭建公司核心壁垒

课程内容最终需通过学习平台与教师展示、传递给学生。

学习平台方面,为及时掌握学生与家长数据,提升产品表现力,妙小程选择自研编程平台与直播平台,为适应小学生以iPad为主的学习习惯,编程与直播平台可在PC端与iPad端同时实现。

师资方面,妙小程以全职的方式招募教师。在管春华看来,全职教师在教学效果上会优于兼职教师,且随着市场体量的增大,培训教师,掌握优势师资的能力将是编程教育企业的核心壁垒。

同时,妙小程课堂采取三师制,除主讲教师外,配备助教为学生解疑,利用班主任为家长提供服务,进一步保障课程与服务质量。

目前,妙小程的学员主要分布在7-14岁。除直接2C外,妙小程也为学校提供从产品、课程到教师培训的全套编程课程解决方案。

近日,妙小程创始人兼CEO管春华接受爱分析访谈,就公司业务、运营与市场状况进行了对话,现分享如下:

爱分析:妙小程的成立,是基于对行业的哪些判断?

管春华:我从15年开始看儿童编程教育行业,首先是对教育这个赛道本身比较看好也比较感兴趣,我们一直想在教育领域里找到一个体量够大,发展前景够好的赛道,我觉得儿童编程教育就符合这样的特性。但2015年的时候,少儿编程赛道比较冷清,所以我们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间节点出现。

2017年开始,政策和资本对少儿编程行业有更多的倾斜和利好,消费市场起速也很快,是进入市场的合适时机,所以妙小程在2017年上半年进入少儿编程行业。

爱分析:少儿编程行业保持高增速的支撑是什么?

管春华:首先编程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因为编程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学习方式,沟通方式和表达方式,也是核心竞争力,所以对于编程教育的终局体量和最近几年的发展速度,我是非常看好的。

另外,政策的逐步利好,特别是高考科目包含编程的可能性,资本对行业的加持,行业参与者对整个市场地培养,都会驱动行业持续高速增长。

美国现在编程教育的渗透率在60%左右,相比较而言,中国编程教育现在的渗透率其实很小,即使每年以200%的速度增长,也需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赶上美国,发展空间其实很大。

爱分析:妙小程是如何着手打造产品体系的?

管春华:我们最初是跟国外的一些团队合作,拜访了硅谷很多的编程教育公司,请美国的大学人工智能学院的院长作为我们的首席教育顾问,希望能够从国外学到好的编程课程与教学方式。

但是直接把国外的东西拿来,并不一定适合中国,所以我们逐步组建了国内研发团队,公司前40名员工,基本上都是在做产品技术和课程的研发,比较早提出了Pre-school阶段通过编程游戏或者编程机器人切入,小学低龄阶段通过图形化编程引入,小学高龄阶段到高三教授Python/C++ 编程语言的课程体系,这个也是我们对行业的一点小小的贡献。

我觉得目前市场对儿童编程教育这件事情的理解还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但行业参与者都意识到了教研体系、老师培训、课程服务质量的重要性,有了很大的投入,并且大家的共识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标准化,我觉得这对整个行业而言是一件好事。

爱分析:课程周期?

管春华:我们一共设计了16个学期,每个学期四个月。

爱分析:课程的形式是如何设计的?

管春华:这涉及三点,第一是线上和线下哪个更好,第二是直播和录播哪个更好,第三是一对一和一对多哪个更好。

线上与线下的选择方面,我觉得从长局上看,线上课程的教学效果会更加的好。三个原因:第一是线上教育的开放性,学生家长都可以监督到,这就要求线上课程的设计要更好;第二是线上教育的学生和老师的多样性;第三是线上课程对老师的培训或运营的难度更低,有利于保障课程质量。

另外,虽然就现在的体量而言,线下比线上大,但就发展速度而言,未来线上会比线下要快。线下编程教育的高速发展需要大量的门店和老师支撑,老师的培训难度更大,是一个重运营的生意。线下很难承载每年200%左右的市场发展速度。

直播与录播方面,核心看教学效果,在可控时间内,直播能把教育效果最大化。

班型方面基于三点考量,首先编程课程不像英语口语需要和老师进行大量对话,编程课程需要学生做练习,不需要占据老师更多的授课时间,所以不需要一对一教学。其次,学习编程并不仅仅只是学习编程知识点,更多的是将编程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小班课可以加入分组协作等更多环节,整个教学场景更加丰富好玩。最后,小班课的财务模型也会相对更健康。

爱分析:由于少儿编程从市场成熟度来说还处于偏早期阶段,所以在线模式的获客成本是否比线下高?

管春华: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目前的获客成本其实都还是比较高的。

由于各自成本的结构不一样,很难直接说哪种形式的获客成本低,如果线下公司,主要通过线下渠道获客,那获客成本有可能会低一点,但如果线下公司要迅速起量,通过一些线上的方式在获客,那获客成本比线上公司通过线上方式获客的成本要高。

爱分析:客群的年龄分布如何?

管春华:妙小程学员年龄主要在7-14岁,大部分都是首次接触编程。目前市场以小学阶段的学生为主,以图形化编程课程为主。

这和中国目前的教育大背景相关,孩子从五年级开始,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升学,目前编程还是处于弱刚需状态,如果编程成为考试的一部分,那Python等语言课程的量会快速增长。

而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孩子,相对来说学习压力较小,家长愿意让孩子尝试学习的东西会更多,另外行业参与者也希望更早接触学员,所以会选择从低龄开始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