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I正在解放老师

今年目标十亿,松鼠AI果真如此性感?|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

调研 | 刘馥亮

撰写 | 赵雅晨

人工智能革命方向之一是提升人类信息获取效率。比如,今日头条基于内容偏好的算法推荐,节省了用户从海量互联网信息中的搜索过程,大大提升信息获取效率。

延伸到教育行业,教育本质也是知识获取和转化过程。但传统教学模式仍未摆脱大班课堂、题海战术等低效的信息获取方式,而人工智能为此提供了可能。

从教育行业趋势来看,个性化教学及最大化降低教师的重复劳动,是其中一个方向。乂学教育正是践行者之一。

70%松鼠AI系统,30%真人教师

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曾参与创办国内第一家A股上市教育公司,从事教育行业近二十年,也因此更了解传统教育机构乃至传统教学模式的弊端,比如优质教育资源不均,千人一面的教学内容,浪费了学生太多时间。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业纷纷落地应用,让栗浩洋看到了教育领域这一亟待变革的机会。

2017年,历经3年产品打磨,乂学教育推出了首个AI智适应学习系统,并于今年6月升级为松鼠AI。松鼠AI和传统教辅机构最大的区别,在于系统AI承担了教学主导,真人教师降至辅助角色,核心是想解决行业内师资参差不齐,提分效率低下,不够个性化的普遍问题。

具体来说,智适应教学的完整流程包含:初期通过算法精准诊断聚焦认知盲区——通过个性化推送纳米级知识点教学干预弥补知识缺陷——实时评估当前知识水平和能力指标——规划下一步学习路径,由此循环。

因此可以看出,和传统课堂相比,教学流程经过了重新组织。

最初,学生需参与统一的PC端智适应测验,根据实时反馈结果,平台自动识别知识缺陷,并据此推送3-5分钟左右录播短视频或动画,对知识点进行讲解。在教学环节,学生可根据对视频讲解的理解程度,寻求真人教师在线答疑辅导。最后,再次通过测试评估学生教学后掌握水平。

理想状态下,整个过程中AI系统和真人教师所起的作用是三七开,松鼠AI智适应学习系统占70%,真人教师占30%。。

重新定义知识图谱 大数据支撑算法训练

由上述过程可知,智适应首要解决的问题是诊断,也就是测评并精准定位知识缺陷,这背后对知识图谱构建的要求极高。

首先,知识被拆分的颗粒越细,定位越精准;而知识点足够细意味着数量极大,想要提升效率,用最少量题目测出最多知识点,需要构建知识间的网状结构,使知识点实现概率相关,并能相互推导。如此,只需测试一部分知识,便可由结果对错推知其他相关知识的掌握概率。

对于松鼠AI,构建知识图谱经历了人工驱动和数据驱动两个阶段。

首先,经过学科教育专家,将目标教学内容重新解构。以初中数学为例,500个知识点被细化为3万个。同时,还配套为知识点分别编写原创题目,录制教学视频。目前,松鼠AI支持的课程体系包括小学和初中全年级语、数、英和物理。

然后,依赖真实数据对算法模型训练。松鼠AI将测试系统向公立校、教辅机构免费提供进行数据采集。据研究院称,试用内获得近百万万学生数据,上亿次学习记录。

松鼠AI的技术团队实力不俗。其首席科学家崔炜,拥有爱尔兰国立大学人工智能博士后学位,之前是Realizeit的核心科学家;其首席架构师Richard,是美国最早的自适应教育公司Knewton在亚太地区的技术负责人;其首席数据科学家Dan Bindman博士,是美国自适应巨头公司ALEKS的联合创始人,负责核心产品算法的首席架构师。

在市场策略方面,松鼠AI并没有选择纯互联网化的发展。栗浩洋认为,线下所能提供的学习场景是必不可少的。松鼠AI对线下的布局既有直营,也有机构合作。后者不仅为其开放整个松鼠AI学习系统,还会帮助它们从零开始建校,后期通过分成获取一定收益。

2016年底至今年7月底,松鼠AI累积签约超过1000家线下机构,未来还将发力直营中心的投入。

近日,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接受爱分析专访,就公司业务、运营、战略等进行了深入对话,摘取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策略型AI深入教学核心环节

爱分析:简要介绍一下公司的发展历程?

栗浩洋:从2014-2017年三年时间里,我们基本上都在埋头做产品研发,以及大量的免费试用,比如联合公立学校、私立培训机构、互联网教育公司等给学生免费用,主要是为了获取数据和训练模型。

同时在三年时间里,我们开发了独自自主知识产权的算法,原创题目的编写和视频的录制,以及纳米级知识图谱的解构等。

2017年初,产品正式上线,涵盖7、8、9年级语数外三门科目。同时在当年6月份,我们的论文被AIED全球人工智能教育技术峰会收录,这是国际学术界对我们技术水平的标志性认可。另外,今年的AIED峰会又收录了我们两篇论文。

同时,在去年10月,我们也是亚太区唯一一家企业公开进行了人机教学大战,松鼠AI教学机器人比近20年教龄的高级教师教学平均高出9分。

爱分析:产品研发阶段的难点是什么?

栗浩洋:首先需要一个一个知识点的拆分,然后还要一个一个知识点录视频,为了这些视频内容,专门去打造学习内容,包括题目、讲解,因为这些知识点都是前所未有的。

初中数学500个知识点,我们要拆成3万个。因为要做到最细致的区分,所有的命名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市面上普遍的知识图谱都比较粗,只能自己重新做。

第二是算法的模型,全部依靠自主知识产权的编写。这个过程中也消耗了大量时间,最后加到一起,等于是花了三年时间,所以任何一个公司从他宣布做教育的AI产品,到做出来至少也得3、4年的时间。

爱分析:AI智适应学习技术和语音、图像识别、NLP等AI技术之间是否有重叠?

栗浩洋:没有任何关系。智适应教学是教学过程中应用的策略类AI算法,以上这些所有的都是识别类的AI。比如像猿题库、作业帮这类搜题软件,它们属于图像识别,像科大讯飞、流利说、云知声等,属于语音识别,还有表情识别,比如好未来的FaceThink。所有的这些属于教学辅助工具,并不涉及教和练的核心环节,没有教学路径,不涉及学会认知和掌握的过程。

爱分析:国外已经有比较成熟的算法,比如Knewton、Dreambox,为何要自主自研?

栗浩洋:第一,国外的算法到了中国肯定要经过调整,虽然基础好,但是要经历本土化的过程,因为从政府教育政策、教学内容、考试方向,到消费心理、社会民情都发生了变化,尤其在教育领域,英孚全球400亿销售额,到了中国连英语听说培训都做不过本土公司;

第二,我们认为一定要掌握自主知识产权,掌握核心科技,才能够对用户的产品体验做到极致,未来才能走向全球。

爱分析:研发团队的配置是什么情况?

栗浩洋:乂学教育之前绝大部分的融资,都投入进研发了,整个研发部有300多名员工,包含了算法板块、技术板块、教研板块的特级教师。整个算法有大概20多个人,包括国内团队和美国团队,我们的纽约实验室。

毛利远高传统教培 大幅降低师资和管理运营成本

爱分析:除了通过测验挖掘学生薄弱知识点,在教的环节如何提升效率?

栗浩洋:测试只占20%的重要度,还有四个方面占了80%重要度。

第一,系统不只是推送了三分钟小视频,而是学生在接下来到底是用十分钟学会这个知识点,还是八九十分钟学会了这个知识点,系统机器学习技术根据学生学习偏好、习惯、能力值变化等数据实时推送完全不同的教学内容,这才是算法真正发挥教的作用的核心点之一。

第二是追根溯源,学生在其他的公立学校里或课外补习机构,9年级的学生不可能往7、8年级去教,因为每个孩子没掌握的前序知识点都完全不一样,全部都教,那要花几年时间太浪费时间了。通过算法就能够实现精准的知识追溯。

第三是战略选择和放弃。比如对于一个50分的孩子来说,他有一半的知识会,一半的知识不会。但是他不会的那一半,不可能都给他学。哪些给他学,这其实就很关键了。这里的选择不仅是容易学的,而且要找到那些考试概率的知识点。

另外,同样是考试概率大的知识,考试的分值也不一样,肯定是优先选择分值大的知识。系统通过遗传算法、神经网络等技术,给不同用户画像的学生设计量身定制的学习路径,并且不断根据学习进程中的数据实时完善调整最佳路径,从而达到最高效率的学习。

这里面还会考虑到学习成本等参数。比如某个知识点考试概率很小,但是如果我的学习时间需要比较多,那可能就不学。会选择学一些考试概率大,但是学习成本更小的。比如以前讲重点难点,重点肯定我们是要学的,也就是考试概率大的,但是难点系统很可能就放弃了,因为学习成本太高。所以,福布斯的文章讲到,智适应学习是对现有的教学方法的根本性颠覆。

爱分析:真人教师在整个教学环节的作用是什么?

栗浩洋:在正式教学之前,老师先对学生做进行关怀和沟通工作,之后系统开始进行教学了。系统教学40分钟或者半个小时以后,老师再有15分钟和学生关于学习的沟通和教学补充。所以老师是在前后和学生有沟通,也解决孩子一些情绪上的问题。

我们认为以后所谓的全代替老师,是系统完全代替教师的教学过程,老师主要承受沟通和育人的工作。我们认为未来教师在教学领域的工作可以交给AI智适应系统,而全力投入到学生的情感沟通、性格塑造、价值观培养等更加重要的教育的核心中去。

爱分析:AI教学和传统教培机构相比,利润能有多大提升?

栗浩洋:AI智适应系统的毛利率是70-80%,未来是可以到90%,就是如果老师成本只占10%的话。然后可能运营成本这些也会更低,因为原来需要有员工来管老师的,所以很大比例的运营成本可以节省,这是AI智适应的优点。

爱分析:线下教学中心采用什么样的模式?

栗浩洋:线下教学中心采用授权合作的方式,我们的合作伙伴更像4S店代理商,将我的产品放在里面销售,但是全国品牌全部统一。我们也有直营,现在我们正在逐步加大直营的比例,也会收购一些合作伙伴变成直营,未来长期希望达到20%的比例。

我们不是常规意义针对现有培训辅导机构或者公立学校的2B模式,所有授权合作学校要求从零建的,即使合作方以前做过学校,也要从零开始。他们相当于销售我们的系统产品,我们按照零售价格20%的成本出售给他们。

爱分析:获客方面具体有哪些方式?

栗浩洋:所有的互联网教育公司的获客方式无非是在几个大类中哪些比较擅长和偏重而已,甚至大部分和线下教育机构的方式重叠。

第一,从头条、百度、朋友圈等买流量,这也是几乎所有机构都在用的;

第二,学员转介绍,这其实是原来线下用的最多的,线上也在这么做;

第三,流量新媒体运营,包括公众号、微博事件营销等,包括一些可能是PR的工作,像人机大战等;

第四,地推,相对来说比较精准,也是从vipkid、掌门等原来做过线下的公司开始,现在纯线上公司也开始在采购第三方地推公司leads;

第五,异业合作,从过去线下学科机构和兴趣类机构合作相互推荐学生,到现在线上机构和各种有公立学校资源的公司异业合作。

第六,对研发的重视和大量的资金投入是核心。创始人对教学的认知深度和对研发的投入度,带来的极致的教学质量,突出的学生学习效果,才是赢得学生和家长的心的最核心的关键。没有一个教育者的初心,这一点做得不够好,上面几点做得越好,死的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