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迎合新生代家长的育儿观念升级,提供园所解决方案

为幼儿园打造核心教育体系,诺博教育如何实现轻量化发展?| 爱分析访谈-ifenxi

调研 | 刘馥亮 赵雅晨

撰写 | 赵雅晨

传统的园所运营模式,受限于线下规模化速度,虽能带来相对稳定的现金流,却难以实现爆发性增长。

诺博教育面向中高端幼儿园,提供一体化园所运营解决方案,其内核是整合了涉及教育各环节的诺博教育体系,外延到园所运营的人财物管理和监督。

2016年3月,诺博教育挂牌新三板,当年实现千万级营收。

我国的幼教体系探索较晚,多以引入国外教育体系为主,如国际上较为流行的蒙特梭利、瑞吉欧、高宽等。

诺博教育的核心优势,一是建立了国内唯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教育体系,基于儿童十种行为习惯的培养目标,主张探究式教学方法,结合量化手段评估儿童的阶段性发展达标情况;二是与互联网技术深度结合,通过人工智能和多元大数据的跟踪搜集,分析生成儿童的专属成长与教学路径。

为实现教育理念和整套教育体系的规模化复制,实现轻量发展的核心目标,诺博教育着力设计了金字塔状的商业模式布局,自上而下分别是:

为幼儿园打造核心教育体系,诺博教育如何实现轻量化发展?| 爱分析访谈-ifenxi

第一层,自营模式。将直营幼儿园作为自主研发教育体系的试验田,通过早期数据反馈和产品迭代为体系输出做奠基,摸索师资培养与园所管理经验,从中提炼成熟独立的教育和运营体系。诺博教育目前运营1家直营园。

第二层,委托经营模式。借助委托经营实现扩张主要基于三点考虑,一是园所运营依赖强资源,需在土地属性、建筑标准等方面满足国家相关规定,二是有利于高效扩张的同时较大程度兼顾品控,三是规避本土化重型资产的投资风险。

委托经营的具体运作方式是,由资方投资建设幼儿园,建成后由诺博教育总部直接派驻成熟的园长负责前期招生(附加总部团队)、师资培训,统筹园所的日常运营管理,与总部同频等,过程中确保诺博教育体系完整导入和同步升级。目前这一模式已运作相对成熟,全国委托经营园已有二十余所。

第三层,体系导入。依托线上开发的云幼儿园,借助较少本地化人工服务,输出以课程为主的整套教学体系,辅以园所运营的基础性功能。幼儿园在远端注册账号后,便可存取平台上所有内容。

第四层,模块化产品。基于SaaS的定制化产品包,可满足园所的差异化运营诉求和付费预期。除了不同的学科课程组合外,评测儿童脑与认知发展状况的“海马幼评”是其独具特色的产品。

“海马幼评”的评量指标,分为以教师观察为主的过程性数据,及儿童借由游戏操作表现生成的结果性数据,刻画个体在五大重要领域(语言、社会、健康、艺术、科学)的发展达标程度,生成个性化报告。

教师基于报告呈现的认知特点分层培养。“海马幼评”所实现的幼儿成长追踪为园所乃至家庭教育提供了较为科学的参照,已成为拉动营收的新增长点。

以上金字塔模式,将通过阶梯定价服务各层级幼儿园,随着自上而下客单价的降低,覆盖范围将逐级扩大。

纵观整个幼儿园产业,供给端缺口和新生代父母的教育理念升级,无疑将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强劲催化剂。诺博教育未来依靠轻量化体系导入和链接广大家庭端的产品,将拥有更大的商业化想象空间。

为幼儿园打造核心教育体系,诺博教育如何实现轻量化发展?| 爱分析访谈-ifenxi

近日,诺博教育创始人夏勍接受爱分析专访,就公司核心优势、发展现状、近期战略等进行了深入对话,摘取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诺博教育创始人夏勍,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曾就读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并获得计算机科学媒体与信息工程理学硕士学位,后相继赴乔治梅森大学教育系和乔治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担任访问学者。

扎根体系研发 以轻量化输出转变单体经济盈利模式

爱分析:为何从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转型进入教育领域?

夏勍:在美国时,我曾在教育系和计算机系同时做访问学者。转成教育主要是因为计算机始终是工具,一定要与某一行业结合起来,才能发挥最大价值。

选择教育,因为它的价值最大,是改变人的一个行业,而这个行业其实被技术推动产生的变革是比较慢的。所以我认为教育和技术的结合会产生很多创新。

爱分析:回国后投身幼儿教育,是发现了行业哪些痛点?

夏勍:2006-2010年在哥大读博时经常中美两地跑,发现在2008年奥运会前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很快,大量小区兴建,但我观察小区通常缺乏配套,尤其是教育方面。小区的居民一定希望优质教育的进驻,但优质教育很难被复制。

当时普遍的解决办法是名校开分校,但实际上师资很难快速分裂复制。我们研究世界范围内的国际课程时,发现核心是一套包裹着教育基本方法的教育体系,再以体系去影响学校,如教育团队的理念建设、教育教学培训等。

而这块中国没有,大多从外面引入,而公办校往往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不适合复制。所以诺博教育成立之初是一个国际化学前教育研究机构,自主研发了一套教育体系,供幼儿园使用。

爱分析:核心教育体系包含哪些部分?

夏勍:包含教育目标、教育方式、教育评测、教学工具、教师培训方法,再外延还包括一所学校运营的所有规范,人财物的管理,包括监督、督导。所以它实际是整套学校的运营解决方案。

爱分析:其中的教育评测主要针对哪些维度?

夏勍:评测的内核是脑与认知,以发展心理学的理论为支撑,包含几十项心理学任务。按照国家教育部颁发的五大领域,即语言、健康、艺术、社会、科学,在这之下儿童的发展程度是否在正常值内,如同体检。

爱分析:整套教育体系如何向外输出?

夏勍:大概是金字塔的发展方式,直营肯定是少数,但必须有,因为做教育必须经过实践,而且我们的教育体系是不断迭代更新的,所有的管理、师资水平、内容迭代必须有指引;然后下面有委托经营,这个层次比较多;再下面一层是体系导入,再下一层是各种产品,越来越轻,客单价会越来越低,但覆盖面会越来越广。

爱分析:委托经营模式具体是如何运作的?

夏勍:有点像酒店管理模式,拥有符合幼儿园场地资质的投资人注资,我们输出园长和整套诺博体系去运作,与直营运作方式相同,最终的收益是投资人的,我们从中收取服务费并对学费抽成。

爱分析:体系导入是如何实现的?

夏勍:体系建立之后,我们做了一个云幼儿园,申请了很多项专利和知识产权。最终就是把幼儿园全部线上化,任何一个远端的线下幼儿园,只要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存取我所有的东西。本质上是一个SaaS平台,包括所有的教育教学内容,运营管理系统等。

爱分析:体系导入会成为未来的推广重心吗?

夏勍:会的,委托经营和体系导入其实会有交叉,委托经营成熟了,自己接手后就是体系导入。今年到明年会在体系导入方面有更大的推广。

爱分析:金字塔最下层的模块化产品输出,主要包含哪些产品?

夏勍:现在核心打造的是评测。也会做一些学科类的,比如阅读、数学等。

爱分析:是否会发展to C的业务?

夏勍:金字塔未来最底层其实是to C的,虽然目前体系是to B的,但 C端是跟我有连接的,园所越多,包含家长的C端越多,所有孩子的数据都可以提供给家长,生成个性化的服务,未来可以是一个独立的产品。

阶梯定价配合金字塔式商业输出 迎合普惠到高端各级园所需求

爱分析:金字塔不同层级对应的客群有什么差异?

夏勍:幼儿园大体可分为高端、中端、低端,现在国家政策是二八开,80%普惠,20%是中高端,直营和委托经营会选择利润空间比较大的,所以金字塔上层是偏向高端的。

但体系导入再往下就可以有普惠,因为收费就低了。虽然普惠园盈利不大,但也有竞争,也需要特色,尤其许多人办普惠是有教育情怀的,需要用相对便宜或能接受的价格做好的教育,那这一层就服务于他们。

再往下是更个性化的,比如评测产品或某一学科,既可以增强幼儿园特色,客单价又比较低,适合那些认同我们理念但价格上无法全部承担的园所,就会用一部分来实现。

爱分析:我们定位中高端,服务的客群消费能力怎么样?

夏勍:据之前的统计,一个家庭通常愿意拿出家庭收入的1/4作为幼儿园学费支出,我们在北京的月费是4,000-10,000元/月,根据区域的经济水平会有差异,所以可探知家庭月收入在2万元以上。

爱分析:我们现在也在介入做普惠园吗?

夏勍:我们跟政府有合作,直接是公办园,比如成都市武侯区政府,委托诺博进行管理,我收取固定的管理费。其实我们最喜欢的是这种模式。因为老百姓很喜欢,价格低,品质高,相当于政府花钱购买服务。

爱分析:招生到什么阶段可以实现盈利?

夏勍:每个园都会计算得出一个点,一般在第二年能够盈亏平衡,即覆盖当年的运营费和收入,资本回收应该在4-7年。

爱分析:最近一年的营收上涨主要是得益于什么?

夏勍:主要是得益于委托经营,评测这一块的收入上涨率也还可以。

爱分析:如何培养教师?

夏勍:我们会结合线上和线下,但目标是把所有培训搬到线上。线上培训系统叫做诺博学院,通过一套包含几百节课程的完整体系,推送给远端的幼儿园老师。线下会深入每个园所组织培训活动,部分重要的教师也会来北京,进行体验式培训。

从教育理念出发重新定义市场需求 探索教育与科技的深度智能化融合

爱分析:您怎么看学前教育这个赛道?

夏勍:整个行业的方向还是消费升级,以及家长对教育理念、教育品质的要求会不断升级。我们曾做过问卷调研,家长最关心的就是教育理念,然后是师资和安全,距离远近排在第四。

原来的学前教育就是小学化的,教一些语文数学,但实际上在这个年龄阶段并不需要这些,家长想更多培养孩子的独立人格,自由、有想法,未来可以幸福快乐,所以理论一定要往这个方向牵引。我们看到中高端已经迁移的很快。

从政策来讲,因为分成了普惠和高端两级,幼儿园从盈利角度讲会偏向高端。市场需求按三十万家幼儿园计算,需要20%的高端园也就是6万家,还有很大的总量,所以资本会认为这块会有很大利润空间。

爱分析:伴随整个消费升级的需求,供给端是什么局面?

夏勍:从供给端来看,具备体系化教育理念的高水准的幼儿园比较少,大部分幼儿园,尤其当你下探到二三线城市的时候,主要是以买课程或者加盟品牌的方式。

其实我最不认同的是单纯品牌加盟模式。加盟缺乏完整的教育体系,单纯拼凑很多课程,而大部分处于中层的这些园所,他们采用的体系都还是课程式、依托教材的。对于家长来讲,如果有上层的教育理念出现,他肯定会选择这种服务。

所以中层这部分市场,可以被新的更好的教育体系转换,关键是缺乏可复制的体系供给,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他们完成转换。

爱分析:结合您的计算机背景和多年在教育领域的实践,您认为技术和教育的结合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夏勍:我认为这种结合大概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是信息化管理系统,比如财务、运营管理。

第二层,将技术应用于教学的某些环节,比如在线辅导或虚拟现实,但对教育没有起到本质性的提高,比较表层。

第三层,深度的智能结合,比如通过观察儿童的行为,发现他在认知层面的优劣势在哪,从而自动推送最适合他发展的教育教学方式。要做到这件事情,首先必须要知道教育是如何评测的,然后用科技的方法实现它,其中大数据是关键。这是深度融合的标志,最终是能部分取代老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