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标Black Rock,从系统服务到资产管理

量化交易SaaS业务天花板明显,量子金服用FOF另辟蹊径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

调研 | 刘馥亮 王誉钢

撰写 | 王誉钢

量子金服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提供量化交易SaaS系统的公司。SaaS系统涵盖投研、交易、风控和资产配置等应用场景,可基于基金自身数据,完成数据清洗,帮助基金实现对量化投资策略的集中管理。

但经过几年运营,量子金服发现单纯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提供SaaS服务的市场规模有限,2017年,量子金服期望通过增加新业务获取更好发展前景。

量子金服基于对Black Rock的对标研究,总结出两个业务拓展方向。第一,量子金服可以为上游LP(Limited Partner,包含银行、保险和财富管理机构等)提供服务,LP体量更大,支付能力更强;第二,量子金服可基于原有业务,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基于自身技术能力和量化投资能力,量子金服选择拓展第二项业务。

量子金服资金通过自有FOF(Fund of Funds)对接基金,基金筛选方式分为两类。对于使用过量子金服SaaS系统的基金,他们的交易数据和量化投资策略会沉淀在平台上,量子金服对数据和投资策略进行分析就能完成筛选;而对于未合作过的基金,量子金服会依照正常FOF筛选流程,完成尽调后再做决定。

量子金服收入来源分为两块,一是SaaS服务订阅费;二是FOF业务收取的管理费和业绩报酬。截至2017年,量子金服已服务几百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客单价为几万元,自有基金累计管理资产超过5亿元,目前资产规模为1亿。

量子金服团队共有70多人,包括5位合伙人,50多位技术人员,不到10人的BD团队和职能部门人员。

量化交易SaaS业务天花板明显,量子金服用FOF另辟蹊径 | 爱分析访谈-爱分析

近期,爱分析专访量子金服CEO刘亚非,就国内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现状、行业变化、量化投资和FOF模式,以及量子金服未来的战略规划进行交流,摘选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量子金服CEO刘亚非,北大光华EMBA,曾任艾瑞集团合伙人和投中集团产品技术总监。

量化交易SaaS市场规模有限

爱分析:量子金服的目标客群是哪些?

刘亚非:我们只做涉及量化交易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这类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占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总资产规模的10%。

爱分析:量化交易SaaS系统包含哪些模块?

刘亚非:投研、交易、风控和资产配置。

爱分析:客户会有定制化需求吗?

刘亚非:几乎没有,我们的SaaS系统是成套出售的。客户如有特殊需求,一般会在我们系统之上自行开发。二级市场基金和一级市场不一样,二级市场基金技术能力更强,涉及量化交易的基金都具备编写程序的能力,对他们而言,细小的工具都能自行开发;其次,服务的基金规模都不是很大,通常不会超过30人,没有很大的业务管理需求,不太需要定制的系统。

爱分析:客户数量有多少?

刘亚非:有几百个客户,但体量都较小,因为提供SaaS服务,所以客单价较低,在几万块钱左右,是本地化部署系统价格的10%-15%左右。

爱分析: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量化交易SaaS服务市场规模多大?

刘亚非:目前来看,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已经超过10万亿,这些最终会转化成二级市场退出或者并购退出,所以会充实二级市场的资产规模,使得市场变大。如果按照私募股权投资10万亿资产规模计算,我认为二级市场五年内整体复合增长率会在50%-100%之间。

虽然二级市场规模扩容,但是对量子金服影响较小,SaaS服务市场规模依旧有限。市场规模可以通过计算私募量化证券投资基金在IT上的投入得出,大概不到1.5亿。

爱分析:为什么不考虑为规模更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提供系统服务?

刘亚非: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区别很大,如果为股权投资做系统服务相当于要重新开发一套全新的系统,难度很大。

股权投资基金以人为主,智慧、团队协作、人脉等都很重要。但证券投资基金以算法为主,所有交易几乎都是撮合交易,人脉和团队协作没那么重要。从事这两个行业的人才来源不同,交叉很少。因此相较于证券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虽然管理资产规模较大,但对系统服务的需求小,市场同样有限。

尚未盈利,拓展资产管理业务

爱分析:量子金服如何拓展新业务?

刘亚非:通过对海外较成熟市场的研究,有两条业务拓展路径。一种是直接为LP提供系统服务,另一种是自己做资产管理。

爱分析:海外有哪些对标公司?

刘亚非:海外为LP提供服务的企业较多,最大的是Black Rock,还包括MSCI下面的risk matrix和Barra等;做资产管理的企业,目前对标的是Black Rock,规模较大。

爱分析:服务LP与服务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区别在哪里?

刘亚非:首先,在原有技术基础上,为LP提供的系统技术开发难度较低;其次,LP客户支付能力较强,市场更大。但短时间内,我们不会转型服务LP,国内为LP提供服务的厂商较多,竞争激烈。

爱分析:量子金服会选择哪个业务方向?

刘亚非:除提供SaaS服务外,我们还做资管业务,目前自有基金管理一个多亿规模的资产。因为我们自有基金是FOF,所以并不直接将资产投资于证券市场,投资标的为其他基金。

爱分析:量子金服做FOF业务有哪些优势?

刘亚非:我认为优势主要在降低运营成本和风险管理两方面。不同于其他基金,我们自身的技术能力足够搭建运营系统,提高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另外,公司在开发SaaS系统风险管理模块时,积累了风控能力,可以帮助自有基金进行风险管理,减少损失。

爱分析:投资标的如何挑选?

刘亚非:投资标的筛选范围包含但不仅限于原有SaaS系统服务过的基金,会从所有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中挑选。

爱分析:量子金服FOF收费标准是什么?

刘亚非:收费比例跟大部分FOF类似,我们会收取5‰-1%的管理费,被投基金收取1%左右的管理费再加上超额收益的20%-25%,我们收取的费用一般都小于被投基金所收取的费用。

爱分析:FOF有什么优势可以吸引投资人?

刘亚非:FOF由于投资标的较为分散,投资策略多,相较于其他基金安全系数较高,但也因为FOF更稳定,所以收益率相对较低,大概会在7%-10%之间。

爱分析:除FOF外业务还有其他发展方向吗?

刘亚非:还可以发展MOM,但MOM目前监管层面不允许。

FOF和MOM投资逻辑上存在很大区别,FOF是挑选基金,MOM是挑选基金管理人。比如若需要对1个亿进行管理,FOF可能会挑选5个基金,每个基金投资2,000万,MOM可能会挑选5个基金管理人在一个账户内共同对1个亿进行管理。

爱分析:“AI+资产管理”有什么想象空间?

刘亚非:在AI与金融都更为发达的海外市场,将AI与金融结合的企业确实存在,但多数都应用于风控、投顾和营销等特定场景,就“AI+资产管理”而言目前确实没看到可能性。

爱分析:怎么看待智能投顾在国内的发展?

刘亚非:国内智能投顾应用的场景并不多,大部分智能投顾都是面向B端,很少有智能投顾会面向C端提供服务,这种现象跟国内市场特点有关。

智能投顾概念诞生于美国,主要应用于被动投资,金融机构通过智能的方式提高C端用户体验,降低成本。但中国市场对于这种智能投顾概念较难接受,原因有二。

首先,国内市场公募FOF和ETF很少,被动投资理念不被多数人所接受;其次,国内人工投顾概念都尚未成熟,无法为智能投顾提供较好的发展土壤。

爱分析:团队人员结构是怎么样?

刘亚非:管理层包括我在内一共有5位合伙人,负责团队日常管理、FOF投资标的挑选与商务谈判。团队目前一共有70人左右,50多人是技术开发人员,SaaS系统的BD团队有不到10人,还有人事、财务等职能部门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