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编程猫还处于产品打磨和用户积累阶段,尚未实现盈利,主要着力C端市场。

少儿编程还处市场培育期,编程猫纯线上2C模式能否突围?-ifenxi

撰写 | 徐青

除了乔布斯,奥巴马、库克、扎克伯格等也呼吁,让少儿参与到编程中来。早在2013年,苹果就在各地零售店举办“编程一小时”讲座。2016年,微软(2016年1月推出编程游戏Minecraft教育版)、谷歌(2016年5月与麻省理工合作开发出开源硬件平台Scratch Blocks)、苹果(2016年6月推出编程动画游戏Swift Playgrounds)等巨头科技公司也纷纷推出少儿编程产品。

全球范围内,少儿编程(针对高中及以下孩子的编程学习产品)正受到越来越多资本的关注。与成人编程产品不同,少儿编程作为编程启蒙教育,往往将编程过程可视化、游戏化,教孩子们在编程中找到乐趣,而非写出复杂的代码。目前,按照软硬件,少儿编程产品可以分为:

1)开源硬件平台,如乐高机器人Lego Mindstorms、索尼编程机器人KOOV;

2)软件主要包括正式的编程语言、编程游戏和图形化编程工具三类:正式编程语言,如2011年成立的Codecademy、非营利组织Khan Academy等;编程游戏主要面向年龄较小的孩子,教孩子编程思维,如弗吉尼亚大学研发向女孩展示编码魅力的游戏Alice、拼图游戏Cargo-Bot等;图形化编程工具,如2007年麻省理工设计的开源项目Scratch、2016年6月获得710万美元A轮融资的Tynker。

国内而言,达内、新东方、盛通股份等上市公司也做出了儿童编程领域的布局,其中达内于2015年11月推出儿童编程课程“童程童美”,据2016年半年报,6个月时间招生人数近700人。

其他少儿编程项目,从软硬件、线上线下、内容等角度各有侧重。硬件项目主要包括可以科技推出的细胞机器Cellrobot(天使轮)和硬件公司Makeblock(A轮)推出的机器人小车mBot等。传统线下开班已经是一种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客单价高容易形成用户粘性,但设备和师资成本高且具有地域分散性,以上海傲梦(种子轮)为代表。在线少儿编程产品大多基于图形化编程工具提供编程课程,这类产品避免了线下模式的很多劣势,但最核心的挑战是产品和课程研发能力,如编玩边学(种子轮)、阿儿法营(未公开)、酷萌教育(未公开)

编程猫,是针对6-13岁学生开发的少儿编程在线教育,成立于2015年3月,总部位于深圳,创始人是李天驰和孙悦。中小学生在编程猫的多功能编程平台上使用图形化编程工具,像搭积木一样创作游戏、软件、动画和故事等,在动手编程中培养逻辑思维、任务拆解能力和创造能力。

编程猫创立之初,就获得猎豹CEO傅盛个人种子轮和紫牛基金天使轮,并于2016年12月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

核心业务:编程课程+编程猫IP+图形化编程工具

李天驰从8岁开始学编程,因为对编程感兴趣,曾经尝试改变历史模拟游戏’三国志’里面的一些源代码。2013年,同样就读于人机交互专业(图形化编程是人机交互专业的一个分支)的孙悦和李天驰,在法国巴黎十一大相识,相识之初就有了创业的想法。2014年12月,孙悦和李天驰报名参加“傅盛战队”创业孵化比赛,他们的少儿编程项目成为五强之一,这个项目就是编程猫的雏形。

从一个微信公号做起的,发展至今,编程猫形成了包括编程课程、图形化编程的工具和编程猫IP在内的核心业务。

编程课程

编程猫最主要的业务是编程课程。

编程课程是一个依靠人工智能和数据挖掘的自适应学习系统。这种系统的底层设计都很类似,核心能力还在于产品和课程研发能力。

编程猫试图用虚拟设定和课程设计来完成整个真实的教学体验。通过文字、语音、图片、视频、通话等形式,模仿真人老师和同学给孩子的教学体验,比如修正问题、监督孩子上课、和孩子互动、和家长互动等。

目前,编程猫有400多节编程主题课,所有课程都在线上完成,每节课1-1.5小时,主要涉及几何图形绘画、RPG(Role-playing game,角色扮演游戏)、数学、科学、英语等相关主题。

编程猫IP

编程猫IP是一整套贯穿于学习过程的世界观,类似于“星球大战”“哈利波特”。

做儿童编程项目,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吸引孩子对编程产生并保持兴趣。编程猫以游戏化学习方法入手,让孩子回归其喜爱的游戏场景中,为了升级通关去学习新知识。

少儿编程还处市场培育期,编程猫纯线上2C模式能否突围?-ifenxi

在编程猫塑造的世界观里,学生的目标是完成任务,比如拯救一片森林,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必须学习生物知识、数学知识、编程知识,然后把所有知识结合起来,最终完成虚拟世界里的这个任务。

图形化编程的工具

编程不直接使用编程语言,而是用已经设定好的图形化模块,以拼图式的凹槽提示各积木间的正确拼接。主要是启发学生的编程能力,而不是学习枯燥难懂的代码,为以后其他语言的学习打基础。

少儿编程还处市场培育期,编程猫纯线上2C模式能否突围?-ifenxi

编程猫的图形化编程工具是在2015年暑假上线的,编程课程寄托于这个工具之上,目前图形化编程工具保持每周一次的速度快速迭代。

商业模式:纯线上的互联网TO C产品

编程猫目前注册用户超17万,学生发布在平台上的作品约23万。

获客渠道: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传播

2015年5月,孙悦和李天驰在微信公号发招募学生的文章,在没有推广的前提下,通过朋友圈传播吸引了第一批100个种子用户,他们主要分布在北京和上海。

通过用户下沉,发展至今大约80%的用户生活在非一线的中小城市,比如内蒙古包头、贵州六盘水、新疆克拉玛依等地。这让他们更加坚信,一个产品足够好就一定能吸引人,如果不能吸引人的产品就是不够好的产品。

目前,有许多中小学主动寻求和编程猫合作,把编程猫纳入信息技术课程。据李天驰介绍,编程猫已经与北京、深圳、广州、河北、山东、杭州、广东、广西以及美国纽约等地区的200余所学校达成合作,这些合作都是以免费的方式进行。

盈利模式:不着急盈利,先打磨产品

编程猫还处于产品打磨和用户积累阶段,尚未实现盈利,主要着力C端市场。

在收入方面,2016年10月,编程猫尝试推出了在线收费课程,课程包价格在99-199元之间,拥有2万多付费用户。李天驰表示,付费课程只是编程猫的一个商业化探索,现阶段还不着急盈利,主要任务还是把产品和服务做好。

在成本方面,90%以上属于人工成本,现在团队规模130余人(一半技术人员、一半内容人员);此外,2016年编程猫举办了“编程守护地球比赛”“硅谷游学之战队PK比赛”“编程猫之编程一小时活动”“2016冬季PK赛”等活动。

行业趋势:如果并入K12,少儿编程市场将赶超少儿英语培训市场

从整体而言,与刚需且全人群的K12课外辅导市场相比,少儿编程仍是一个非刚需且细分的新领域,尚未出现用户量破千万的产品。

但是,近年来随着STAEM教育的兴起,许多国家和地区在基础教育中设立了编程课程大纲。2014年,英国教育部将编程纳入中小学生必修科目;2016 年,美国政府投资40亿美元支持编程教育;2017 年,新加坡将将编程加入中小学考试;韩国将从2018年全面推广中学编程课程;日本也将从2020年开始施行编程教学。

2016年6月2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2017年,中国浙江省也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科目。

按照这种趋势,如果未来全球大多数国家普遍把少儿编纳入基础学科,少儿编程市场将赶超少儿英语培训市场。

基础教育学科的诞生,其实是为了满足人们适应时代变化的需求。就中国少儿英语培训而言,满足的是改革开放之后人们需要和世界打交道的需求。就少儿编程而言,如果可以作为基础学科,满足的不仅是中国人,而是全世界人们与机器对话的需求。也就是说,与少儿英语培训相比,少儿编程带来的机会更大。

少儿编程还处市场培育期,编程猫纯线上2C模式能否突围?-ifenxi

近期,爱分析对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进行了调研访谈,现截取部分内容和大家分享。

Q:编程猫现在的团队组成情况如何?

A:编程猫目前团队规模130余人,其中一半为技术团队、一半内容团队。编程猫的成员是一群好玩、好学的新一辈年轻人,我们有很多95后成员。

内容团队主要负责教学研究和IP打造,在IP打造过程中我们最看重的还是故事本身,动漫形象要跟市场接轨。因此,我们的方法论就是不断寻找用户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和用户沟通,让自己处在小朋友当中,玩小朋友玩的每个游戏,看小朋友看的每个动漫。

Q:你认为图形化编程是最适合少儿编程的形式么?

A:是的,图形化编程已经是非常成熟的状态了。90年代初,就有一些人提出这个观念,到2007年,麻省理工做出Scratch这样一个应用型产品,中间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和学科内各科学家的探讨。

回国之前,在巴黎的时候,我和孙悦做的是人机交互,图形化编程其实属于人机交互下面的一个分支。

Q:编程猫会接到一些负面的用户反馈么?如果有如何处理呢?

A:会有的,因为家长的行为模式和小孩的行为模式不同,系统给出的反馈不同,所以有时候会接到家长的负面反馈。

上次,有一个家长气急败坏打电话给我们质问,你们的老师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上课途中就走了。我们查了很久后发现和人工智能的台词设置有关,猫老祖的台词设定中有一句“我先休息一会儿,你先自己探索一下吧”。往往我们会根据反馈,调整台词设置,让用户体验更好。

现在我们的产品保持每周一次的迭代速度。

Q:在产品上,如何平衡家长和孩子的需求?

A:最开始我们也以为家长和孩子的需求是不一样,所以我们尝试分开了很多课程,比如针对家长的需求,与学科教材的知识点结合,我们设置了英语、数学的知识。

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如果孩子没有学好某个知识点,是因为孩子对在线教育产品的一套东西不感兴趣,哪怕这个时候家长希望孩子来学习,也不会产生很好的效果,反而孩子会产生逆反心理,对这一套东西更加反感,起到更负面的作用。

反而有一些不被家长理解的课程,如果孩子十分感兴趣也乐于学习,最后还有一些学习成果,家长还是会欣慰的。比如,当孩子在编程猫上做出程序后,家长用微信扫一下,就能看到、能玩到孩子做的游戏,会觉得非常厉害。

Q:在技术上,自适应学习系统什么时候达到真正完善?

A:目前,儿童编程领域还没有出现千万级用户的产品,包括编程猫现在的用户也非常小(17万),还需要大量的数据,更重要的是交互指数、交互比,去完成整一个系统。

由于编程猫是在线产品,所以用户所有的学习行为数据都被积累下来。如果从时间角度而言的话,希望我们2017年8、9月份可以实现系统的真正完善,达到自学习的状态。

Q:少儿编程领域行业格局和行业趋势怎么样?

A:少儿编程领域用户基数还比较小,我认为还没有到谈行业格局的地步。

但是我认为在线少儿编程一定是To C 的,我非常相信好的产品会击穿一切。当你的东西足够好的时候,你的用户会帮你推荐。你的学生把产品推荐给班主任、班主任会推荐给校长、校长会对接当地教育局。

我们现在和教育局及学校的合作,都是建立在口碑之上。我们发现,做教育,真正的问题不是渠道和资源太少,而是好的东西太少。

互联网产品本质是怎么提供好的服务,而不是TO B 或是TO C,关键在于怎么能打磨一款吸引人的产品出来。